Cathy

Her

【维勇】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完结)

m

肝帝蝎:

阅读之前注意事项请看第一章:【1】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WOW梗,精灵(恶魔)维x狼人勇






【32】


 


「……」回去的路上,勇利有些害怕,原因是阿格娜一直在用一种意味深长的暧昧眼光笑嘻嘻地看着他,「阿格娜……请问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当然没有。」阿格娜回答得非常爽快,「虽然对于兽人而言,我们更喜欢一个人的脸上有些什么……好凸显他的地位。」她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


勇利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他不是没见过有些兽人的獠牙和鼻子上都会打上银环,地位高的人甚至脸上还有刺青,这是兽人的文化他能理解,但如果要他效仿……


勇利摇了摇头,仿佛当年被维克托逼着穿贵族长袍戴首饰的恐惧感又重新回来了,天知道那段时间他经历了什么。


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空荡荡地只留下一个耳洞,那里原本一直戴着一个耳坠子,但在那次被维克托强行驱逐出去之时被对方打碎了。


看来这次回去后得向维恰重新要一个了……


勇利默默地想,说实话,他还挺喜欢那个耳坠的,虽然最初戴上去时很不适应。


在勇利漫长的生命中,唯有一件事,是他真心实意自愿的行为,就连当初戴上耳坠子都是维克托强迫的,虽然最后他也习惯了。


那就是在他后腰尾椎上方的那个黑色刺青,那是上层精灵尼基福罗夫家族的族徽,是勇利在和维克托正式结合成为伴侣,甚至是灵魂伴侣之后,他瞒着维克托悄悄找人纹上的,还用上了永不消除的强制性魔法,哪怕这块皮肉被削掉,长出新的,纹身依旧会存在。


当然,他没有告诉维克托,但也没打算瞒着,毕竟纹身这种东西,又是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做爱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发现了。


他一直记得维克托第一次见到它时的反应,当时他正把他翻过身,打算用后背式攻城略地时,原本白皙的皮肤上赫然一块黑色的家族纹身刺痛了他的眼。


动作都停了下来,原本情到浓处的勇利正做好了准备等待维克托的进入,但这么忽然没有了动静令他有些惶惑和不安,他回过头,惊见那个银发的男人正低下头用薄唇慢慢轻吻过纹身每一块地方,如蜻蜓点水,有些痒,勇利不自觉地扭动了下身体想避开,却被后面的人牢牢抓住防止他逃跑,到最后勇利不禁抓着自己的头强忍着这近似折磨人的爱抚。


但维克托没有问他为何要纹身,因为勇利清楚地看到当时的维克托眼角是含着泪光,但精灵什么都没问,只是每次做爱时,都会多了特意亲吻那块纹身这么一个动作。


或许因为自说自话的缘故伤了维克托吧?之后的勇利有检讨过自己,但他却感激精灵什么事都纵容着自己的态度,只要勇利想,只要不危及生命,哪怕维克托不乐意,他依旧选择无条件地理解和支持他的狼崽。


维克托的独占欲很强,这是所有人都供认不讳的事实,连勇利自己都承认,有的时候维克托那过于炽热的爱意都快令他喘不过气,但是他却很享受溺毙其中的感觉,因为他自己也是个独占欲超强的人,只要对象是维克托。


但又同时,他对自己,又是绝对得放任,不会干涉对方做任何事,只要勇利高兴就好,哪怕杀人。


曾经死在勇利手下的黑鸦堡垒领主库塔洛斯并不是他杀掉的第一个人。为了维克托,勇利杀过很多人,有平民也有贵族,其中大部分都是维克托无法明着出面,因此暗地里勇利就帮他解决。


【尼基福罗夫家里养着一头嗜血的狼。】曾经一段时间,这条信息在暗地里于贵族之间疯传,甚至连市坊间都有流传,不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毕竟,谣言嘛,而且见过勇利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么一位腼腆清秀的孩子会去杀人。


【戴着面具的坏孩子。】一次云雨过后,维克托轻微喘着气抱着怀中的勇利这么评价道,换来的是勇利落在自己唇角的亲昵。


【但维恰你很喜欢不是吗?】


之后他得到的,是狂风骤雨的第二轮。


 


阿格娜的呼唤令勇利回过了神,那个女孩笑盈盈地问自己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事,一脸幸福的模样,勇利不好意思地勾起了嘴角,「不是,忽然想起了些以前的事……唉……」他叹气,「人老了就很容易陷入回忆里啊……」引来阿格娜一阵夸张般地惊视。


「勇利,摸着你的良心说你老了。」


「……难道不是吗?你们如果活到我这个年纪……」


「顶着一张娃娃脸的家伙才没有资格说自己老呢!」阿格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勇利的辩解,她再也不想跟这群永生者讨论什么年轻或者年老了!简直分分钟能把自己气死!


之后无论勇利怎么劝怎么道歉,生气的兽人少女依旧鼓着一张脸快步走在前不理他,勇利有些苦恼,究竟怎么劝生气的女孩子他是一点经验都没,如果是维克托或者尤里奥,甚至奥塔别克他可能还有办法。


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勇利郁闷地想。


一直等他们回到先祖之地,阿格娜都没再跟勇利说过一句话,他也是颇为无奈。


德雷克塔尔已经迫不及待地站在入口处等着他们回来了,身边还飘着加洛克和达哈卡的灵魂,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两位兽人的灵魂已经告知了这位先知一切。他大张着双臂,苍老布满皱纹的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就算看不见,他已然能准确地知道勇利的位置把他牢牢抱住。


「风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们,加洛克和达哈卡也已安然回归,」他用力地拍了拍勇利的背脊,「先祖在上,你简直比任何萨满祭司都要出色,洛戈许之子,无愧于上古战争的英雄之名。」


勇利摇了摇头,眼眶泛酸,「不……我只是普通的…随处可见的平凡人,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真正伟大的,并不是我。」


「正是因为平凡,才会造就伟大,孩子……请允许我称呼你为孩子,狼神之子。」德雷克塔尔略微和他拉开了距离,似是在感叹,「去吧,元素领主们都在里面等着你,是时候了。」


勇利点了点头,他不自觉地攥紧了吊坠,深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往里走。


「勇利·尼基福罗夫!」阿格娜忽然高声叫住了他,勇利回过头,安静地凝视着欲言又止的兽人少女,对方抿着嘴,眼神游移不定,不过最后她还是坚定地对了上去。


「谢谢你……还有,」少女慢慢地说着,「我要为我先前胡乱的生气道歉。」


「没关系的,阿格娜,不需要道歉,」勇利温和地回答,「倒不如说我才应该跟你们道歉,」他看着德雷克塔尔和阿格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可能走不到这里,另外还得谢谢盖亚安祖母才行。」


「哼,」德雷克塔尔粗声粗气地说道,「那老婆子等你完成你的使命再回去谢她也不迟。」


勇利报以一笑,然后他侧过头看着阿格娜,歪着头,欲言又止。


「说吧。」


勇利眨了眨眼,抬腿向前走,在经过阿格娜身侧时,他才出声,「其实,在你问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另外一个名字,比起勇利·尼基褔罗夫,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那个名字。」


阿格娜有些好奇,「是什么?」


勇利回过头,冲着兽人露出了他今生最灿烂的笑容,「勇利·维克托罗维奇,维克托之子的意思,更是他的灵魂伴侣,一生的爱人。」


 


 


<<<<<<<<<<<<<


 


「陛下,这是今天的……」


「嗯,放那儿吧。」


「……」


尤里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放下笔揉了揉眼睛看着他的游侠将军,「怎么了?」


「不……」奥塔别克眉眼多了丝温和,「总觉得陛下懂事了不少。」


「啊??!」然而在尤里还没爆发碎碎念之前,奥塔别克赶紧开溜了,徒留血精灵的新王独自在办公桌前对着一堆文件发牢骚。


看来在那位大人的刺激下还是挺有效的啊……


奥塔别克感叹。


说起来,那一对出去巡视也该回来了吧……


游侠将军默默想着,转身往外走去。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跟着学坏了!」尤里重重地把自己摔回椅子里,一脸不爽。他歪着头盯着书桌花瓶里插着的玫瑰,花朵宛如璀璨繁星在墨色夜空中闪烁,在静止的时间中绽放着内敛而绚烂的美丽。


尼基褔罗夫家失传了上万年的星光玫瑰,借由维克托·尼基褔罗夫的手重现人世,一时之间成为了银月城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的宠儿。由于被施加了时间静止的魔法,所以这永不凋谢的玫瑰也成了永恒之爱的代名词,成为了情侣间求爱的最重要信物。


据说在原产地苏拉玛城中也重新兴起了这股风尚。


「还真是个无论做什么都让人惊叹到不爽的家伙啊……」尤里躺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上翘。


 


上个月,在一众人的努力下,处于扭曲虚空飘荡着的灵魂终于成功地回到了自己的肉体中,然后一干人等还来不及庆祝,就被接下去发生的状况集体闪瞎了双眼,萨满先知德雷克塔尔哪怕两眼已盲都觉得自己的眼睛莫名疼痛难忍,差点以为旧疾复发了。


勇利甚至来不及开口,就被苏醒过来的维克托一把抓住了后脖颈压下来一通强吻,唇齿交缠的声音大到简直在凌迟围观人的听觉,像阿格娜这种待字闺中的少女干脆直接羞红着脸转过身捂着耳朵了。


嗯,果然如传闻所言,这一对感情真的很好呢~


不过是不是太好了?


热吻了良久才不舍地分开,唇间还黏连着若即若离的银丝,喘着粗气互相大眼瞪小眼,然后不知是谁先破了功,两人相视而笑,仿佛上万年的痛苦和煎熬终于结束了,一切都回归到了原位。


「我回来了,勇利。」


「欢迎回家,维恰。」


之后,玛格汉兽人们经历了一场痛并快乐着的庆祝仪式,维克托的顺利回归虽然令他们欣喜,但这全程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乱秀恩爱实在令一群人受不了。


「要发情回去发!」先知怒撕了一口烤羊腿肉,愤愤地抱怨。


而另一边厢勇利明显是低估了兽人酿酒的酒精含量,几杯下肚瞬间撒起了酒疯,跟着狂放热情的兽人们围着篝火大秀起了他得意的舞技,不过在即将全裸尬舞之前被有先见之明的维克托赶紧阻拦并不由分说地抱起他冲回了他们的暂居小屋。


然后整整三天,全城镇的玛格汉兽人没再见到勇利的身影,连带那位银发精灵的影子也没看见。


直至勇利靠着维克托一步一瘸地走出与他们告别时,后者扶着勇利的腰顺便展现着一脸被滋润的闪亮笑脸令不少老一辈顿显尴尬,不停地以咳嗽来掩饰。


虽然不舍,但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对的无差别闪光弹攻击着实令人欣慰不少,象征性地挽留过程中,每个人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这样的情绪,这倒令维克托心情大好。


「你看吧勇利,他们果然还是不希望我们留下呢~」维克托揽着勇利的肩膀,亲昵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勇利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看向维克托的表情里满是宠溺和无奈。


看在先祖的份上!你就不能收敛下你的行为吗?!


此刻兽人们的内心宛如被一万只塔布羊奔腾而过,忽然有些理解为何当年龙族千方百计要把他们分开了。


这种情况换成谁都想拆啊!简直太黏糊了!


至于银月城的诸位……只不过闪光弹等级上升了而已,他们早已对此产生了抗体见怪不怪了。


然后维克托从扭曲虚空刺探回的消息已经传达到了各个城邦,有些人将信将疑,有些人积极应对,还有些人则是不屑一顾,不过银发的精灵并不介意这种不同的反应,对他来说,现在的世界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只要勇利在身边他就能够继续活下去。


 


【说起来,维恰你不打算回苏拉玛吗?】黑狼抬眸看着正躺在他背上愉快哼歌的精灵,疑惑道。此刻他们两个已结束了永歌森林的巡视,正慢悠悠地往回走,一边的马卡钦愉快地到处跑跳,甚至时不时地刨着土,寻找着属于它自己的小乐趣。


「怎么了?」维克托翻了个身趴在狼背上,毛发久违的柔软触感令他不禁蹭了蹭,带着一脸心满意足,「勇利想回去了吗?」


【不……这倒不是……】勇利很想回答他只要维克托在哪儿哪儿就是他的家,但是……


【维恰你不会怀念吗?毕竟苏拉玛算是故乡……】


维克托歪头想了一会儿,「说故乡就有点言过其实了,那个地方也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家,况且一万年了,很多东西早就模糊不清了,甚至对那里的眷恋什么的也都荡然无存……」


【是吗?】


「嗯,」维克托点了点头,「倒不如说像我们这样的存在,四海为家才是最合适的,不过啊……」


勇利竖着耳朵听他的下文,维克托探出头看着勇利的眼睛,棕红色晶亮剔透的眼眸中他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如果勇利有特别想住的地方我们就住那儿吧~哪儿都可以哦~」


【真的?】


「嗯~」


【那看来我们得要多打扰尤里奥一阵子了。】


「哈哈哈~看来你相当中意这里啊~放心吧,他是不会介意的~」


尤里打了个大喷嚏,他疑惑地搓了搓鼻子,继续埋头书写起来,为了银月城的复兴,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维克托重新侧躺在勇利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狼毛,叹气中满满的幸福,「勇利……你能回到我身边真的是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了。」


【你在说什么呢维恰,】勇利语气中带着点嗔,长长的狼尾向维克托身上扫了扫,【如果不是你支撑着我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了,这多亏了你的爱啊,维恰。】


「哈哈哈哈,爱吗……你竟然会说一个原本完全不懂得爱的人给予你用来支撑人生的爱,这还真是……让我惊讶呢,小猪。」维克托闭起眼,全身心地放松享受着难得的温存。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勇利。


维克托默默在心里默念着。


如果不是你给予的爱,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是你教会了我在这漫长的人生中如何去爱啊。


维克托撑起身子抬起头,看向不远处银月城的牧羊人之门外,奥塔别克和克里斯,还有勇利在这儿交到的朋友们都在朝他们挥手等着他们回去。


勇利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略有些蹦跳的轻松模样连带着维克托都不自觉地受到了感染,他弯着眉眼露出灿烂的笑容,朝那群人们挥舞着自己的手。


 


「我们回来啦~」


 


 


【END】


 


 




后记


 


2017年2月27日晚上22时30分,我敲下最后一个字,自此,这篇历时1个多月的日更长篇终于完结了,字数共计15W+,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只是为了想要复健,抛弃那个懒散的自己而选择了重拾日更,结果没想到真的坚持下来了,除了有几天真的是因为三次元原因导致停更,可以说这篇文几乎就是在日更的情况下产出的,回头想想,我还真是佩服我自己hhhh


说起YOI,我跟在坑里的大部分人一样,都痴迷疯狂地爱着这部作品,虽然外界各种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我还是选择了屏蔽并把自己围在小小的天地间死命地萌着它。其实我在第7集之后就有了写作的欲望,但无奈官方爸爸太会搞事,在不把全部的剧情看完之前真的不怎么敢写,就怕打脸啪啪啪,特别是第10集,就在我们所有人以为金色的圆圆的物体大概是奖牌而不是戒指的时候,官方真的送了戒指,这一刻我的内心跟全世界迷妹相通,用狂喜乱舞都不为过。


话扯回来,为什么会选择魔兽梗呢,其实也是源于我的另外一个梦,我是暴雪的NC粉,自从小时候第一次在哥哥家里看见暗黑破坏神2的时候,我就无法自拔地痴迷上了暴雪爸爸的游戏,可以说,是最长情的陪伴,没有哪个坑能让我坚持了十多年依然爱得痴狂,思来想去大概也就只有暴雪爸爸了吧,所以守望先锋在同人中的走红让我很是欣慰,但也在感叹爸爸家其它的儿子们在同人中的冷落,所以一直想用相关的背景来写一写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故事,所以这篇文就这么诞生了,为了让没玩过这游戏的亲们看懂我还特意更改了好多剧情和设定,所以游戏党们请多包涵hhhh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中的维克托其实在原作里是有原型的,那就是魔兽世界里的悲情英雄之一伊利丹·怒风,这个人的故事我就不过多赘述了,就是典型的他爱上了他的青梅竹马,奈何竹马爱他的哥哥,哪怕被误解被斥责只要他的竹马有难他都会义无反顾去拯救对方的深情好男人,然而竹马依旧不爱他……这纠葛就不提了,他是我暴雪所有知名角色里最喜欢的人物,说是初心都不为过,所以在07年的时候吧,得知他最后将死于玩家手上的时候,真的着实伤心了很久,差点AFK,不过还是坚持地挺到了现在,就想着奇迹或许可能会出现,结果没想到在去年真的出现了,终于等到了他的回归,10年啊,暴雪爸爸,我等他回来等了将近10年!从一个学生党等成了工作狗,爸爸你把我的青春还给我!【笑】


其实原作里的维勇,在我个人的理解中,双方原本完全是个截然相反的存在,一个自信而耀眼,一个怯懦而谦卑,但是命运就像是给他们开了一个足以影响一生的玩笑,他们两个相遇相知,甚至相爱成为了灵魂伴侣,这当中发生的一切不必多说,只想说的是,面对维克托,勇利从最初的神明降临到自己身边的那种惊喜和惶惑不安不敢相信,直到最后即便痛苦害怕也想要把他还给世界的心情转变是让人既心疼又无奈,其实维克托他一直在等着小天使的一句发自内心肺腑的“留下来”啊,小天使你为何要退缩呢,难道维克托回归竞技了你们过往的一切就全会一笔勾销了吗?我想应该不会,维克托也不会允许,他就是这样的存在,不感兴趣的人事物完全不会放在心上,一旦放进心里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无论最后会不会分开,我想他跟勇利之间的纠缠也不会就此终结。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真挚而又绵长的,并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成分,只是在不断的日常生活中细水长流罢了,但这种状态,才是我理想中最完美的爱情状态。激情总有一天会彻底被时间消磨殆尽,那么,当初的心动彻底消失的时候,留下的,还有什么?我想光靠简单的爱情是难以维持的,没错,只有亲情,是最历久弥坚的情感,是爱情的最终升华,也是所有一切爱的终点和起点。


呼唤爱这篇文中的维克托和勇利的初遇可以说是一次完全的偶然,如果不是马卡钦无意中发现了重伤的小狼崽,他就不会遇到勇利,更不会把勇利当做自己的亲子抚养长大。可以说,勇利是在维克托这段漫长的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冰冷人生中出现的奇迹,他像太阳一样温暖着维克托原本冷漠且逐渐死亡的内心,彻底打碎了那张完美的贵族面具而流露出真性情的一面,而维克托也是勇利渴望已久的关注和爱,就像抓住了那唯一一根降落到地狱的蛛丝,他咬牙爬了出来。因为渴望,所以无比眷恋,因为得不到爱,才希望被爱,唯有找寻爱的过程才会令对方在自己眼中熠熠生辉,就这样两个人不断在向对方的内心世界呼唤着爱的同时,也不断地靠近彼此,至此,结合并成为灵魂伴侣已是理所应当。


只是最初的维勇两人因为贵族阶级而过尽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他们没怎么经历过大风大浪,所以并不懂得失去后再获得的重要和珍贵,也不怎么会珍惜这段感情,因此勇利才会毫无顾忌地杀人,维克托才会想出驱逐的方法来保护勇利,这种事现在的两人是绝对做不出了。一万年的分离对他们而言代价太大了,勇利或许在沉睡中并不知,但是维克托,在黑暗中度过漫长的一万年得靠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挨过去?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要被折磨疯了,然而维克托硬生生地靠着和勇利的过往回忆就这么挺了过来,因此才在再次与勇利相遇的场合下不禁泪水长流,因为实在是太漫长了。


马卡钦的死是我特意安排要让他们都体验一次除了对方之外最重要的人离去时的痛苦,这样,他们才会更加珍惜周围真正关心爱护他们的人,所以马卡钦在他们面前被杀,可以说是头一次敲响了两人的警钟,让他们意识到,身边不止对方,还有更多的人,马卡钦,米哈伊尔,雅科夫,甚至后来的尤里和奥塔别克等等,虽说他们两个几乎把身边的每个人都得罪了个遍,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愿意挺身而出保护他们,这会令他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不但对方,和周围同伴们的感情也是弥足珍贵的存在,走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永远孤单。


最后,感谢各位追文看文的小伙伴,这种深奥的西方魔幻题材的画风着实让你们“受苦”了(笑),应该说,我不怎么擅长写傻白甜的文,比起轻松简单的傻白甜,我更倾向于构建一个宏大的新世界来讲述一段完整的故事,不过这种做法的结果就是每次把自己搞得心累,因为各种各样的细节设定……读者不一定会在意,但是作者你一定要设定,就是这么一种纠结感在折磨着我,不过幸好,有你们的支持,这篇日更文我坚持下来了,感谢你们~


至于出本的事么……容我先卖个关子吧,现在不怎么想多提出本的事2333我想先休息一下,然后补几个番外,然后开始下一段故事的旅途(其实已经都想好了w)


那我们就下一个世界见咯~~


 


蝎子


2017.02.27于上海自家宅中


PS:这次魔都冰O我会去闲逛的hhhh我去的时间会比较晚,虽然大部分时间在基友摊位那里打牌hhh来投喂吧~

评论

热度(280)

  1. Cathy肝帝蝎 转载了此文字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