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完结】欢迎婚临 - 04 Welcome to Our Wedding

And I need something in my heart.

五分甜豆乳:

婚礼策划师设定




04


笔记本哗啦啦地划出一道弧线,飞进哈利手中。


“非常卑鄙,马尔福。”哈利的声调没有任何起伏。


德拉科紧张地眨眼,下意识地感到害怕。他的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直觉自己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中了,但还没完全弄明白这个馅饼到底是什么馅的,就要面对杀过来的馅饼主人。


馅饼主人哈利此刻非常愤怒。他认真思考着是给德拉科来个一忘皆空还是一顿暴打。


这是犯罪,哈利想,随意地窃取别人隐藏最深的秘密,莽撞地打破别人十年如一日辛苦维持的对立平衡。这是作弊,这是不公平竞争……


“你怎么找到我的?”德拉科意识到这也许不是个好的开场白,但他确实好奇。


哈利的声音更冷了几分:“我恰好给自己的贵重物品都施过追踪咒。”


“你把这算作贵重物品?”德拉科感到一阵开心,在心里反复咀嚼这个词,不由得笑了起来,“噢,贵重物品……”


哈利简直无法相信德拉科竟敢当着他的面露出这样可恶的笑容,无论他自己现在心底是多么的惊慌后悔沮丧和绝望,他决不允许自己任由这个漂亮的小混蛋嘲笑。而在他此刻所有的情绪中,他想愤怒是最为体面的一种。


“很好笑,马尔福。”哈利一字一顿地说着,拿魔杖的手再次慢慢抬起。


德拉科立刻发现有哪里不对,他慌乱地举起一只手挡在前方:“波特!你听我说,波特——”


一切都迟了,波特的魔杖正对着他,一串咒语从他嘴里飞快地溜出来,德拉科绝望地闭上双眼,祈祷波特至少能把他拖到马尔福墓园里埋了而不是扔进家养小精灵的食物储藏室里和土豆们一起腐烂。


想象中的恶咒并没有降临,德拉科紧闭的双眼渐渐放松,这时他听到一阵诡异的声响。


“嘎——”


德拉科猛地睁开双眼,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汗毛直立,一群又大又肥的鹅在波特的魔杖下凭空出现,正半跳半飞地扑向他。


德拉科发出一声足以掀翻屋顶的惊恐尖叫,一手徒劳地挡在面前,一手胡乱地摸索魔杖。但鹅群已经冲到他脚下,有的咬他裤管,有的用翅膀凶狠地拍打他的小腿,他经不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领头的那只大鹅马上毫不留情地扑上他的脸——


哈利收起魔杖转身向外走去,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德拉科的哀嚎转为模糊不清的语句,哈利心不在焉地听着,接着他的脚步顿住了。如果他没听错的话,那个小混蛋说的是:


“我要死了波特!我对鹅毛过敏——”


哈利掉头飞奔到德拉科身旁,心想如果这家伙骗他,他一定会弄死他并将他扔在地窖里腐烂。然而眼前的画面证实了德拉科说的话,他正倒在地上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裸露在外的皮肤泛起大片红疹,他难受得小声呜咽起来。


哈利慌忙挥舞着魔杖让那些鹅全部消失了,他强迫自己不要想起六年级盥洗室地板上那个苍白瘦削的身影,那让他完全没办法抵抗心脏传来的一阵阵揪起的疼痛和无措。他跪在德拉科身旁,小心地碰了碰他的手腕。


“你怎么样?有药吗?还是送你去医院?”


德拉科一把抓住他的手,湿润的灰色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哈利的心脏猛烈地撞击着胸腔,手背的皮肤像被放在火炉上烤。


德拉科盯着他,带着点鼻音说道:“二楼北面门上绘有天龙座的是我房间,进去到书桌柜里找出我的魔药箱,拿一瓶珍珠白松香味的魔药给我。”


哈利胡乱点点头,想抽出手,却发现德拉科抓着不放,他小声地“喂”了一下。德拉科抿了抿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慢慢放开了他的手。


哈利无暇多想,只是站起来向外跑去。先前的愤怒早就不见踪影,只剩下担忧和几缕不清不楚的茫然。


他闯进德拉科的房间,匆匆翻出德拉科说的魔药箱,一眼看到右上角一瓶泛着柔和的珍珠光泽的液体。他立刻抽出它放到鼻子前确认了一下,闻到一阵令人愉悦的松香味。他隐约觉得这个味道有些熟悉,但一时没有什么头绪。将魔药紧紧握在手中,他按原路向地窖跑去。


 


德拉科蜷缩在地窖里,地面冰凉,但他此刻心思早已不在自己的窘境上。


波特迷恋他,毫无疑问。


这块他在梦境中都从未幻想过的馅饼就这样哐当一声砸在他的头顶,他一时间确实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曾经在漫长的少年时代中渴望着那个男孩,为得到他的注意愿意不择手段。但在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年月结束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了。说他逃避也好懦弱也罢,对于一个没有可能的对象,他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是现在情况似乎与他长久以来的假设不符。


德拉科听见噔噔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哈利出现在他视野中,一脸无法掩饰的焦虑,他将一瓶魔药递给德拉科。


德拉科拔出瓶塞嗅了一下,皱起眉问道:“不是这个,我不是说了是松香味吗?”他将瓶子举到眼前查看了一下,然后他再次愣住了。他慢慢地将瓶子再一次搁在鼻子前,脸上逐渐浮现出几分了悟的神情。


哈利焦急地看着他:“不是这个?我明明闻到松香味……”


“这是迷情剂。”德拉科缓缓吐出这句话。


哈利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松香味……”德拉科久久地凝视着那瓶迷情剂,“曾经我每天都为自己的魔杖柄上松香。”他的目光缓慢而坚定地对上哈利的双眼。“我想,它留在你手里的时候,你也时常能闻到那种味道吧。”


“你到底迷恋我多久了,”德拉科失去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波特?”


哈利突然想笑,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要当着德拉科本人的面回答这个问题。


太久了,哈利想,久到他记不清楚时间,一时能回想起的只有记忆中翻飞的绿色球服一角和逃亡途中手指染上的隐约松香味。


哈利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大概因为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也没有过多少主动选择的机会。他从不否认自己在感情上的被动,对方表示了对他有意他尚且要犹豫再三,更别说一个永远只对他表示明确敌意的人。


他本以为那些记忆都可以安葬在他的脑海中,等他死的时候墓志铭上也会给德拉科刻上“死对头”三个字简介。


这本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结局。


“你知道我闻到什么味道吗?”德拉科看着哈利,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第一次闻到它的时候,是六年级的魔药课堂。我闻到薄荷味。我花了一周的时间想弄明白是什么让我闻到薄荷味,直到在你魁地奇训练结束之后我和你擦肩而过,克拉布撞了你一下,我才意识到,那是你每一次训练结束淋浴后的薄荷味。”他淡金色的睫毛有些羞涩地扇动着,“而刚才我闻到了……柚子味。那是你现在的洗发水香味,对不对?和你跳舞的时候我闻到的。”


他终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修长的手指在玻璃瓶上收拢。


“其实什么都没变,不是吗,波特?”


一个马尔福从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只要情势有利,他们绝不错失良机。


这回轮到哈利长久地发着呆,试图消化刚才接收到的信息。


他该如何定义这起事件?他从未想过要将“两情相悦”这样的词语用在他和德拉科身上,这完全是……不真实的。


在他还没能进一步理解这个状况时,他们都听到了越来越响的嘈杂声。


“就放在这里,小心那个花瓶——嘿!你们俩!”布雷斯和纳威用魔杖指挥着一堆杂物踢踢踏踏地走进地窖,布雷斯惊讶地看着他们,随后他注意到德拉科的异样。


“梅林啊,你看起来像一只煮熟的侏儒蒲,怎么回事?”


哈利看向德拉科,后者正气呼呼地瞪着布雷斯,小声嘟囔着“真不是时候”之类的话。


“呃,他过敏了……”哈利不安地回答。


“行了行了,布雷斯,替我去房间里拿药。隆巴顿,放下你的东西回去工作。波特,你过来……”


纳威结结巴巴地插话:“哈、哈利,工人到了,你得上去安排一下。马尔福,教堂那边按、按照时间表你该过去了。”


“没错,”布雷斯把自己那堆杂物推进地窖,伸手把德拉科拽起来,“我陪你去拿药,然后我们就该去教堂了,波特安排好这里等教堂结束过来开始婚宴。快点,德拉科,你需要个担架吗?”


德拉科甩开布雷斯的手,不情愿地跟着他往外走,一边回头盯着哈利扔下一句具有暗示意味的“在这儿等我回来”。


哈利跟着纳威也向外走去,他咬住嘴唇,却怎么都忍不住笑意。


 


***


 


德拉科站在新郎旁边,半心半意地回答着他再三确认流程的问题,心里还在想着一小时前发生的事。直到杰瑞米将自己的婚誓词塞到他眼前。


“你能帮我看看吗?”杰瑞米紧张而期待地望着他,“我不知道……我写作一向很差……”


德拉科瞥了他一眼,接过婚誓快速浏览了一遍,接着他抬起头看向杰瑞米。


“事实上,很动人。”


“真的?”


“简单真挚,”德拉科再次低头看着那张纸,“我在想……”


 


哈利靠在马尔福庄园宴会厅的立柱旁,手中握着一只小巧的对讲机。这种对讲机是韦斯莱先生按照麻瓜对讲机和手机改造的,任意空间内都能连通,能传达任何最微弱的声音。他一直用它联络纳威和卢娜,而之前计划分头行动让德拉科去教堂他们留在婚宴场地时,他将一只对讲机给了德拉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看着这只对讲机,如果没什么紧急情况德拉科不会联络他。而现在,哈利看了看手表,婚礼应该已经在进行中了。


就在他准备将对讲机收回口袋里时,它突然轻轻地震动了一下。哈利心头猛地一跳,迅速将对讲机盖在耳朵上,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在注意他。


那头传来德拉科的声音。


“嘿,波特。我在教堂。”


“出什么事了?”哈利的嗓子有些发紧。


“杰瑞米要宣读婚誓了。现在,听着。”


哈利茫然地握着对讲机,听到那头新郎的声音响起。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没办法和你走到这里……”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没办法向你说出这些话……”德拉科的声音几乎是同步响起的。


“……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我不敢向你承认我的感情……”


“……我不是一个格兰芬多,我不会承认我迷恋一个厌恶我的人……”德拉科的声音十分轻柔但清晰。


“……是你的勇气带我们走到了这里……”


“……梅林知道是什么带我们走到这里,”德拉科低低地笑了一声,“你也不算勇敢,这可不是一个优秀的格兰芬多该有的表现,不是吗?”


“……在我余生中的每一天,我都将感激你在我怯懦时坚定地抓住我……”


“……在我余生中没有鹅的每一天,我都将感激我不用将那些表面的憎恶和争吵带进坟墓……”


“……我爱你的时间尚不算长,但是从它开始的那一刻起,它就与我的生命同在。”


“……你注视我的时间不算太短,但是从它开始的那一刻起,永远不应该担心没有回应。”


牧师正在说着些什么,哈利不认为他还能听清楚那些。


德拉科切断了通话。轻轻地将手掌贴在胸口,感受那块皮肤底下擂鼓一样的跳动。


他学着圣坛上的新郎,一字一顿无声地说道:


I do.


 


***


 


所有的宾客都离开了,偌大的马尔福庄园再次变得空空荡荡。


哈利站在宴会厅里环顾一圈。今天不是容易的一天,他让其他人都去休息了,明天再和家养小精灵一起收拾场地。


卢修斯要是知道上百位麻瓜刚刚从他的地毯上踩过……


哈利疲倦地偷笑了一下。


他还一直没能来得及和德拉科说上几句话,在那段令人心醉神迷的小通话之后。


接着他就听到德拉科的脚步声。


他回过头,德拉科将一束蓝色的捧花在他眼前一晃。


“猜猜谁接到了捧花?”德拉科的声音带着同样的疲倦,但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


哈利笑了,接过拿束捧花。


“那么,我假定我们都弄清楚了?”德拉科说着,眼神有些不自在地飘向另一边。


“我想是的。”哈利假装专心研究那束花,祈祷自己的声带不要紧张得颤抖。


德拉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发出几声轻笑。


哈利抬头询问地望向他。


他指了指这座古老的庄园:“一些旧的。(something old)”


又指了指自己的领带:“一些借的。(something borrowed)从我父亲衣柜里拿的,他不在家我终于可以开他的衣柜了。”


哈利也被逗乐了,他晃了晃手中的捧花:“一些蓝色的。(something blue)那么一些新的(something new)呢?”*


德拉科直直地注视着他,直到哈利有些不安地动了动。接着他慢慢靠近哈利,在距离几英寸的地方停下来,紧张地吞咽了一下,然后坚定地吻上了哈利的嘴唇。


那是一个短暂、柔软而甜蜜的吻,德拉科非常不解为什么他们直到现在才这么做。


他拉开一点距离,望进哈利的眼底。


“这个,”他的声音有些哑,“这个就是新的。从未有过的,一个崭新的,开始。”


哈利把捧花扔向一边,再次热烈地吻了回去。


 


“你能相信吗,纳西莎亲爱的?我至今无法相信会发生这样不道德的荒唐事!一张虚假的颁奖礼邀请函!”卢修斯怒气冲天地回到家中,然后被眼前的一片狼藉震惊了,他大步踏进宴会厅,看见他的儿子站在一个显然是举行过婚宴的地方,被一堆花朵、布幔和香槟包围着。


“你能解释一下吗,德拉科?”卢修斯试图理解他眼前的景象。“你趁我不在家的时候,举行了婚礼——嘿!那是我的领带!”


“噢我的小龙。”纳西莎用手帕捂住脸,声音哽咽。


“呃……”德拉科不安地望向几秒钟前刚刚和他离开彼此怀抱的哈利·他父亲最讨厌的·波特,“事实上……”


“等等,你举行了婚礼,和哈利·波特?”卢修斯跟着德拉科的目光注意到旁边的黑发青年,“这确实解释了你为何要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


“其实……”哈利试着开口。


“那是否意味着……”卢修斯沉思了一会,“这个消息公布后,你将不再被归入欧洲女巫最想嫁的时尚男巫候选人,而会被扔进欧洲男巫喜好榜单?噢……”


他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说道:“波特先生,马尔福庄园,欢迎光临。”


 


END


 


*注: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something blue.英国习俗里的结婚四件套。




哇噢终于完结了...这是我的第一篇连载完结文诶


真的感谢所有给我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的天使们!


还有好多脑洞希望可以慢慢写出来...谢谢所有支持!qwq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