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维勇】当你老了 之一 关于他们

夜烬:

·维勇老年系列


·一直想重写结果拖到现在


·极限修仙通宵系列




“喂喂,大家都准备好了吗?拿好你们的照片我就开始摄像咯~”年轻女子有一头深棕色的俏皮短发, 架着三角架的动作十分熟练。比了个手势,参与拍摄的人们便来到了镜头前。


“和两个人的关系是?”


“是侄女?”


“外甥女?”


“总而言之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啦!”


“哎,”镜头后的明美头痛地抚上了额,“老妈你和两个阿姨不愧是三胞胎,一起说结果声音混在一起了啦!”


已经顺利晋升中年妇女的三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也很有默契地一起浮上红晕。明美总是拿自家孩子气的长辈们没办法,只好转向下一个问题。


“对勇利爷爷的看法呢?”


“勇利是我们长谷津的骄傲!”


“很和善的长辈!”


“每次在妈妈准备对我们发火的时候会及时出手的好人!”


果然,没有人会讨厌这么温柔的勇利爷爷吧?自家的长辈们虽然总是拿勇利爷爷年轻时候的易胖体质开玩笑,心里对他的喜爱却超过任何人。但是接下来的这位,还会有这样的待遇吗?明美玩味地猜测着。


“那么,对维克托爷爷的看法呢?”


“冰上帝王,不过是过气的那种!”


“叼走用力的大灰狼!”


“狡猾的毛子大叔!”


虽然早已有了准备,但听到这些花样百出,变着法子黑的答案,明美扶着DV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对于维克托爷爷的怨念从上一代到自己这一代可是丝毫也没减——一想起小时候只要勇利爷爷抱着自己多一会,维克托爷爷就会用各种方式把勇利爷爷给骗走,或者是把自己扔给老妈和姨妈们,心里面的吐槽恐怕是要破出屏幕了。这样“众叛亲离”的评价真是一点都不让人同情呢~


“好的,接下来请大家拿出准备好的照片,开始我们的‘看图说话’环节!你们的照片背后都有一个关于维克托和勇利爷爷的故事,现在就来分享一下吧~”明美毫不犹豫地点了名,“老妈,你第一个讲吧~”


“哎,我吗?”田中空挧流也只愣了一会,看到自己女儿肯定的示意就开始了她的讲述。


“我这个故事其实挺小细节的,如果不是翻老照片,我都不会想起来……”她把照片展示在镜头前,年轻的黑发男子很没有新意地举着剪刀手,姿势呆滞,笑容却鲜活。“这张照片应该是勇利从巴塞罗那回来之后拍的,当时他才24、5岁的呢。”


“哇呜,照片里的勇利爷爷真的好年轻,而且超可爱的!不过明美觉得勇利爷爷老了以后也很可爱,真的!”明美搞怪地从镜头后钻了出来,大大的笑脸占满了小小的显示屏,与此同时,也因为“不务正业”被自家老妈赏了个栗子。


“痛痛痛……老妈您继续,继续。”明美悻悻地缩了回来,空挧流继续说道,“那个时候长谷津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想到从巴塞罗那回来,这两个人就火速确定了关系,还戴上了闪瞎人的金戒指。维克托你们也知道,就是那种完全不会害羞的厚脸皮啊,”明美很不够意思地笑了一声,“可是勇利嘛,大家也都知道,年轻的时候脸皮跟纸一样薄,动不动就脸红,偏偏还被维克托吃得死死的。那段时间, 勇利只要照相,必出剪刀手,我们大家都笑到他满脸通红了,他也不换个姿势。”


“后来我们才知道,维克托私底下跟勇利达成了协议,勇利这段时间照相只能比划剪刀手,目的只有一个……”


“他想干什么?”对这段往事一无所知的明美很给力地捧着场。


“秀·戒·指”


空挧流这三个字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就为了宣誓主权秀恩爱,我们那段时间被他们的戒指闪到死好吗?!勇利还那么听话,真是……”


明美表示,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维克托爷爷。


明明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她却感觉被一阵冷风吹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妈……你这个故事哪里温馨了我要给你零分!下一个, 流丽姨妈~”


高野流丽已经料到下一个会轮到自己,一听到外甥女的召唤就自动自发地走上前来。“我今天带来的照片和故事, 比姐姐的稍微晚一点。”


照片上赫然是一片鸡飞狗跳,而画面的主角——身穿白西装的维克托和勇利,不知为何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


“喂流丽,放照片之前先想想自己在不在里面啊!我们仨小时候扎羊角辫的样子都被翻出来了!”其实如果不是流谱姨妈提醒,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人好吗?此时她才仔细看了一眼,童年的三胞胎脸上是如出一辙的狡黠。


收到明美疑惑的眼神,流丽马上就解释了起来,“这张啊,是维克托和勇利结婚时的照片哦~还好你们小的时候看他们婚礼录像的时候没问过‘为什么我不在里面’之类的话。其实前半段,一直都是个很浪漫且正常的婚礼啦,我、流谱和你妈都是他们的花童哟~三胞胎花童简直高配好不好!结果到后来,维克托这个健忘症……”


“他忘了把自己婚礼的戒指放在哪了!”


明美掐了自己的胳膊一把才死死地忍住了爆笑出声的欲望。所以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是几十年前呆萌羞涩的勇利爷爷还是一如既往健忘的维克托爷爷,身上总有一些特质历经岁月磨洗而从未消退。想到在路上遇到被打发出来买菜也能忘了钱包的老人,明美丝毫也不觉得意外。


“喏,这就是他们宣誓完了之后找不着戒指的傻样,满场跑,也可怜披集和克里斯两个伴郎陪他们一起找了这么久。”流丽的手指随着说话时的顿挫,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下巴。


“流丽姨妈,那他们的戒指最后是在哪找到的?”


“让我想想哈……”流丽原本想逗一逗自己外甥女,却被更心急的妹妹提前剧透,“就在维克托西服的内袋里哈哈哈!”


“他前一天晚上太紧张,把戒指拿出来又放回去,半天没沉静下来,结果最后一次忘了把戒指放回盒子里,你都不知道他们发现一个空的戒指盒时表情有多好笑!”


“流谱……”流丽无奈地扶额,“那我的故事就这么多了。


“到我到我!他们居然专拣这种糗事来说,哪里温馨浪漫了!”天草流谱一副憋了许久的样子,没等明美发话就主动开始了讲述。“看这张照片,这是你的两个爷爷在保温箱外面看你和你两个表弟时被我抓拍的。”


“那个时候我和大姐预产期差不多,就决定干脆都在长谷津的医院分娩。维克托和勇利工作又比较清闲,所以经常过来探望我们,勇利还带过炖汤哦~从小到大,我们受到的这样的照顾实在是太多了。加上那一胎已经不是我和大姐的第一胎了,所以我们当时还有想过,要不要过继一个小孩给他们俩,不要等到晚年的时候没有人来照顾。”


“你们都出生之后,我们发现他们俩特别喜欢你,勇利更是一有时间就会到医院来抱抱你,后来大姐就私下问过他们俩,要不要干脆就认你做女儿好了。”


“哎?!”这段往事从来没有人跟明美提起过,直到今日,她才猛然知晓。“那……那后来是……”


“他们两个人啊,都拒绝了。”


流谱依稀还能回忆起那两个人的回答,每一次回想,记忆都能将眼眶灼得滚烫。


“我们两个人既然能够扶持走到现在, 自然就能一直这样直到老去。走不动了,就做彼此的拐杖;牙齿掉了,就两个人一起喝粥。更何况和勇利的二人世界,就算过一辈子也绝不会腻。”


“这个世界上除了爱人,没有谁能真正陪伴自己一生。几十年前或几十年后都过这样的日子不是很好吗?再说了,我们家已经有一个大小孩了,实在是没精力再抚养一个了。”


尽管那眼睛,一双暗红,一双亮蓝,说起这话的时候,闪烁的都是同样的,名为“爱情”的光芒。几十年前他们就已经认定,那个人,就是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人。


“如果怕我们寂寞,时不时让孩子们过来陪我们玩一下就好。”当然,他们最后也并没有完全拒绝这份善意。从此明美多了一个家,春假时有樱花,寒假时有飞雪的家——胜生乌托邦。


“你的名字还是他们给你起的呢。”空挧流也因为这段往事动容,说话时的语气不自觉地柔和,“明美, 明亮而美好,简单的名字,却寄托了他们对你的希望。”


怎么办,DV一定把自己的哭声录进去了,怎么办?


可不可以把这段哭声剪掉,她想给两个爷爷一份甜蜜而完美的钻石婚礼物。


 


她还是没有剪掉这段哭泣。


她加进了很多长辈们不知道,甚至在她拍摄之前都不知道的片段。


“我拍到过他们在海边散步的照片哟,虽然每天都会遇到, 可是无论看多少次,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都很美好,而我看着这份美好维持了几十年,真好啊。”这是海边垂钓的爷爷。


“有一次他们俩来送一只受伤的流浪狗来看病,我当时问他们:‘为什么会自己花钱送流浪狗来看病?’他们说,因为养过狗,所以不希望看到他的同伴们受到伤害。他们送它看病之后就让我们替它联系好的收容所,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把它带回去养呢?”


“‘因为无论世界上有多少只小狗,小维和马卡钦都只有一只。’他们是这么说的。这大概是他们养过的宠物的名字吧。”这是宠物医院的医生。


这样的片段还有很多。在爱情比快餐来得更容易的年代里,他们用六十年的时间,慢慢地走遍了长谷津的每一个角落,慢慢地从日头高升走到西亭日暮。


明美想给他们的小纪录片配一个结尾,她私心觉得,大概没有任何一句话能比这句话更完美地阐述他们的六十年。


“如果爱情有一种模样,那一定就是维克托和勇利在一起的样子。”




 @短短的雞毛丶 我终于修了这篇!

评论

热度(86)

  1. Cathy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
  2. 沁绾岚戈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