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情话】

废墟:

如何才能保持产粮的热情不消退呢……这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不写abo的话,我就只好写领养梗了。
@🌟天下大雲 你的粮呢?!


食用注意:尤勇only,年龄操作,ooc严重,孩子梗,养梗,第一人称。


—————————————— ——————————————


你的家人是怎样的?


每当讲起我的家庭,我很难向其他人述说这种感觉——它太奇妙了,那是来源于我16年的记忆。


被领养的那一年我刚好4岁,与我一起进家门的是我在孤儿院的弟弟提拉,尽管他和我同父异母,我依旧爱他,我从两岁开始记事,最开始的几年我的记忆还并没有完全发育起来,断断续续的模糊画面偶尔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提醒着我——我非常幸运。


我只能勉强回忆起当初进去这个家的小事,领养我的是一对同性恋人(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一个黑发的日本人和一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我称之为爸爸和父亲,当然我有时候也会撒娇叫爸爸为趴趴——这听起来要亲密得多,但小气的是父亲常常会因此吃醋。


20岁的尤里·普利赛提和28岁胜生勇利。


一对年纪相差8年的恋人,一对职业花滑选手。


他们并不会照顾小孩子——我敢保证,因为当初提拉常常会因为他们两个的忙碌和疏忽而生病,但是他们的确是爱我们的。


我喜欢趴趴的眼睛,那一双圆滚滚的红棕色眼睛清澈得像是我曾经在橱窗看到的琉璃玻璃,开心的时候那里会映射着星星点点的光亮,我能在他的眼底里寻找到我和提拉的身影,那是一种被爱着的温暖。


他的语气很温和,总是充满着淡淡的笑意,不张扬也不浅薄,柔软的黑发和提拉像极了,温顺的和本人一样乖巧,我甚至曾经动过想要染发的念头。


在许多个小老虎不在的夜里他总会耐下心来陪伴我和提拉,笨拙地讲着童话书里老掉牙的故事,低声哼着不着调的摇篮曲哄我们去睡,他在每一个清晨为我梳理金色的长发,学习一个个可爱的发型,准备香喷喷的营养早餐,在我们的脸颊上留下一个轻吻以及给予我们一个拥抱。


至于我的父亲——我称他为小老虎好了,说实话,我并不怕他,全家人都没一个会害怕(提拉可能会),小老虎偶尔会发飙,或者说他经常发飙(一般都是爸爸不理他才这样的),我听莉莉娅说少年时候的小老虎总是大声说话,坐姿不雅,行为随性,没有一点优雅的样子,我点头同意。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我和提拉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大半的乐趣都是源于欺负小老虎获得的,毕竟那时候没有马我们只好改骑小老虎,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的(我依旧记得当时他黑着脸),毕竟世界冠军被小孩子当马骑想想就够怂的了,因此这时,趴趴就会好笑地陪伴在一旁安抚那炸毛的老虎,自己也会发出轻笑。


这样的话,再怎么不愿意也得妥协了。


我的小老虎的确很凶,但第一时间出来保护我和提拉的人永远都是他,用他的话来说便是除了他和趴趴没人能够欺负我们,大概这就是年轻的责任感。


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里同样有着我们稚嫩的身影。


当我们姐弟两开始长大,渐渐对他们以前的事情感兴趣,好吧,只是我感兴趣,提拉一直倾心于他的焦糖布丁和猪排饭,于是我问维克托。


维克托的回答很有趣,这位听说曾经是小老虎的情敌的万人迷也是他们的挚友,他偷偷告诉我趴趴和小老虎的情史,大概是个比较艰辛的历程,我一脸了然地点头。


我问为什么他们要领养,我是说我的父亲当时还这么年轻。


这个啊,当初勇利是不同意——他认为尤里不能分心并且他太年轻了,可是尤里却坚持下来了,维克托向我解释说。


这个决定也的确是太疯狂了,我想。


大概是想要给勇利一个家吧……维克托说的时候语气有些恍惚,像是在回忆,他摸摸我的头,停了一下又继续说,当时还真是让人惊讶啊,尤利娅你也知道俄罗斯不承认同性恋的吧……其实就连当初他们在一起的事情也是我们保密,勇利想要保密而尤里却想要公开,所以他们还为此吵了一架……


结果怎么样?我问。


那你觉得谁最不舍得勇利掉眼泪?他说。


哇噢,那还真是……我一下子找不到形容词去表述我的心情。


是吧,维克托也笑了一声,眼角的皱纹浅浅的,他突然拍拍我的肩膀,一脸神秘地眨了眨眼睛,当初你父亲告白的样子我还存了照片哦。


那个样子太可爱啦,我还是第一次见的。


我从维克托那里拿到了许多照片,形形色色的,我得以看到小老虎少年时候的样子,意气风发的俄罗斯少年拿着金牌满脸通红地对同样满脸通红的亚洲青年表白,手大概还是颤抖的吧,我想。


谁会不舍得勇利掉眼泪?


我们都会不舍得,但是那个叫小老虎的人是最不舍得的。


只有当长大了,我才辨识到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趴趴很少会撒娇,大概这种事情对于他这个腼腆内敛的亚洲人来讲太高难度了,反倒是父亲会时不时地抱住他,随着我和提拉的长大,他们减少了当众拥抱的次数,大概是想留下一个好印象(只是爸爸他自己认为),然后小老虎就会臭着一张脸吃早餐。


他们曾吵过架,向对方发过脾气,吃对方的醋,有过甜蜜也有过亲昵,发过酒疯,开过玩笑,亲吻过也拥抱过。


我有时候会想象到以前的他们是否会比现在多一层青涩懵懂,隐隐约约的但始终不改那份别扭的爱意。


抚养我和提拉的时候小老虎才20岁,却已经做到了我认为最勇敢的事情了。


不要介意,我相信那个时候的他绝对是经过许多个烦躁的日日夜夜才做出如此疯狂的决定,毕竟,再怎么浪漫的情话也抵不过一个完整的家庭。


大概是他的勇利给了他前进的勇气。


小老虎和趴趴不曾让我看到过那双关节扭曲满是结疤的脚,但我清楚他们曾经有多么努力过。


Anyway,I love them all the time.


尤里.普利赛提和勇利.普利赛提。

评论

热度(83)

  1. Cathy废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