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我想与你虚度光阴》【尤勇】

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学院风设定
 
※段子体
 
※段子篇《尤拉奇卡》的完整版本
 
 

高一分科后,胜生勇利就被人堵在了班门口。
 
少年有一头如阳光般耀眼的金色短发,没穿校服豹纹的T恤透出浓浓的中二病色彩。
 
那个中二少年揪住他的衣领,宣战一般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记住了胜生勇利,高二再分班的时候我一定会来理零!”
 
胜生勇利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对面理科奥赛班的教室里。
 
那人谁呀?
 
他认识吗?!
 
 

尤里·普利赛提,S中高一理科奥赛班在读生,现在的暗恋对象是理科年级第一,理科零班镇班之宝胜生勇利。
 
分科后他知道自己因为一分之差没进理零,与暗恋的人擦肩而过时,辗转反侧一宿没睡。
 
然后第二天他就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顶着一对黑眼圈,去理零下战书了。
 
是的,他向他暗恋的人。
 
宣、战、了。
 
 

米拉从解析几何的卷子堆中抬起头,恰巧看见尤里正看着窗外失神。
 
“你在看什么?作业做完了?”
 
金发的少年缓缓收回视线:“看风景。”
 
米拉向外看去,正好看见对面理零的第一名走进教室。
 
 

第一次段考结束后,尤里和奥塔别克聊成绩。
 
“胜生勇利的理综刷新了往届的记录。”
 
“唔。”
 
“但理零除了他全线爆炸。”
 
“唔。”
 
“尤里·普利赛提。”
 
“唔。”
 
“别再盯着胜生勇利看了,隔着个一百平方米的天井他感受不到你炽热的目光的。”
 
“哈?!”
 
看着心思被看穿,一脸不可置信表情的尤里,奥塔别克摇了摇头:“你要追人的话,就努力考到理零去吧。”
 
 

运动会的时候,尤里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胜生勇利报的项目。
 
三千米长跑开始后,就在尤里纠结要不要去给对方加油是,他听见一直在播报项目的学生会广播站突然画风一变------
 
“胜生勇利同学,理科奥赛班的尤里·普利赛提在为你加油。”
 
尤里听出来了那是奥塔别克的声音。
 
他想起奥塔别克和米拉好像都是学生会的人,米拉是这届的学生会会长。
 
于是,他抬起手,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去他妈的,还能不能好好暗恋了?
 
 

高二后尤里凭借极速提升的成绩去了理零,自从他发现自己与胜生勇利同路后,他们两个就经常一起回家。
 
“尤里奥,”黑发的少年抱着怀里的一摞书,准备备战接下来的二模,“我最近看的《局外人》还挺好看的,你要看吗?”
 
“就是你上课看的那本书?”
 
“欸?”勇利转头看着身边的金发少年,“尤里奥是怎么知道的?”
 
金发的少年躲过了他探究的目光,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我那个位置可以看到前排的人在做什么,只是无意中看到了而已。”
 
至于后来他盯着对方看了多久,就不是重点了。
 
 

尤里的手机相册里有一个上了锁没有备注的相册。
 
相册里全是他和胜生勇利的聊天记录的截图,有几百张。
 
怕这些截图丢掉,他还特意做了个备份,存在U盘里。
 
 

尤里百无聊赖地把自己的生物书翻得“哗哗”响。
 
今天晚上有生物周练,他在想他是不是应该复习一下应应景,虽然他不管复不复习一样都考的很好。
 
“啊猪排饭,”他伸手,戳了戳前桌的后背,正在研究数学竞赛题的黑发少年转过身来看着他。
 
“怎么了,尤里奥?”
 
尤里撑着脑袋看着对方,略长的金色发丝滑过他的脸颊:“生物体内的细胞每天都在更新换代,今天的我们和前一天的我们相比,都是不一样的人。”
 
勇利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点了点头问:“然后呢?”
 
“所以……”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说:“快去写你的竞赛题吧猪排饭。”
 
黑发少年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继续投入题海。
 
尤里盯着他的后背,觉得自己简直怂爆了。
 
有些话,他还是不敢说给他听。
 
生物体内的细胞每天都在更新换代,今天的我们和前一天的我们相比,都是不一样的人。
 
所以,我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爱你。
 
 

高三运动会的时候,胜生勇利的鞋被借走了,所以他只能很尴尬的站在原地。
 
直到后来尤里跑完两百米回来,他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个金发的少年抱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恭喜二位,牵手成功”的微妙错觉。
 
 

尤里·普利赛提有个奇怪的习惯。
 
一旦他有了最喜欢的事物后,其他同类型的事物在他眼中就不会再有区别。
 
所以胜生勇利对他而言是不一样的存在。
 
 

勇利发烧了,尤里陪他去医院。
 
医生做了例行询问后,叫勇利去验血,检查白细胞的数量是否上升。
 
拿着化验单排队时,尤里注意到,那个黑发的日本青年有些局促不安。他想起来,勇利好像说过自己有轻微的恐针症。
 
等到勇利在护士面前坐下,挽起袖子后,他突然眼前一黑。
 
尤里遮住了他的眼睛,俯在他耳边,说。
 
“不看到的话,就不会觉得疼了吧?”
 
 

“猪排饭,”尤里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站在窗台边的黑发青年:“过来一下。” 
 
待到对方走近,他张开手臂,揽住对方的腰。因为是坐着的,他的脑袋不偏不倚地贴在对方的胸口处。
 
“尤、尤里……”虽然两人早已确定了关系,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都做过了,这样突然被抱住,勇利还是有点脸红。
 
而金发的青年没有作出回应,只是稍稍收紧了环着对方腰的手臂,低垂的睫羽在白皙的肌肤上投下美好的阴影。
 
半晌,他开口:“猪排饭。”
 
“嗯?”
 
“我听见你的心跳声了。”
 
 

尤里和勇利决定去B国结婚。
 
他们去挑选婚戒时,导购小姐许是很少看见两个男人一起来买戒指,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两位是准备参加集体婚礼吗?”
 
短暂的沉默后,尤里帮勇利戴上了戒指。
 
然后,他很平静地说。
 
“不,是我俩结婚。”
 
 
FIN.
  
 
※嗯,算是对自己高中生活的一点回忆吧,除了最后一个段子,每一个段子都来自三次元我们班发生的事w最后一个段子借鉴于《三联生活周刊》930期中的文章《信任这东西无法预谋》。
 
给两位高考生的文,高考加油! @晚晚  @bayoo
 
食用愉快w

评论

热度(91)

  1. Cathy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