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双yuri】520贺文

八chan:

拖延症集中爆发期,颤巍巍地赶上了520……




♡ 文力不济流水账


♡ 又名「他们在厕所里干♂了什么」






“喂!尤……” 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胜生勇利已被对方快速地堵住了嘴巴。


濡湿的舌尖强硬地撬开双唇,侵入口腔左突右冲。


“唔……” 勇利慢慢陷入其中,着迷地与那灵巧的舌头纠缠,互相舔吻吮吸,只觉得自己脚下像踩了棉花般虚浮无力。


尤里·普利赛提微微睁开眼,他爱惨了东方青年意乱情迷双颊绯红的模样。手上使力托住柔韧的腰身,同时将对方猛地拉向自己。


“你硬了,小猪猪。” 尤里磨蹭着两人紧密贴合的下体,扬起一边嘴角笑得像传说中妖媚又俊美的魅魔。


“啰嗦……” 勇利不服气的回嘴,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视线从尤里身上挪开。


金色的头发被剪短了,刘海堪堪遮住半边眼睛。脸部的线条渐趋硬朗起来,挣脱少年时性别模糊的惊人美貌,蜕变出成年男子的狂野俊美。紫色演出服随意地滑落肩头,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黑色皮裤勾勒出的修长双腿正不安分地想嵌入勇利腿间。


太糟糕了……


勇利觉得自己腿软得厉害,整个人几乎要挂在尤里身上。


“你答应我的,” 尤里轻咬对方耳垂,低声呢喃,“绝对不会让你逃跑。”










那一年在巴塞罗那,勇利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他胡闹一般的要求。




大奖赛决赛之后的表演滑,他临时换了表演曲目,编舞也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随心所欲地放肆了一通,就连演出服都是连夜赶制的。但是当他做出第一个动作并有些得意地看向勇利时,却并未得到自己预期的反应。对方的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继而瞬间恢复平静。克里斯他们笑闹着去接他扔掉的外套和墨镜时,勇利就坐在场边的观众席,淡然无波地看着他表演。撑在下巴的纤长手指上,金色的圆圆的物件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恶心!」




尤里的跳跃高度令观众们惊叹,风骚的下腰也仿佛赌气一般。




「好好看着我,笨蛋猪扒饭!」






“哟,尤里奥!刚才的表演很精彩哦!” 银发的五连霸教练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而尤里却难得的没有回嘴,目不斜视地疾步走过,朝消失在走廊转角的人影追去。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洗手间。


“你是想让我再踹一次门,还是自己乖乖出来?” 压低的声线轻易弥补了年龄的差距,充满着威慑力。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就在尤里后撤半步准备故技重施的时候,右手边的隔间门打开了。


勇利走出来,脸上带着些许吃惊。前额滑落的黑发微微遮住眼睛,让他看起来很乖巧。


“尤里奥?”




“所以,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尤里有些烦躁地跟在勇利身后,看着他打开水龙头仔细冲洗双手。


“闹别扭?我只是使用一下洗手间而已。” 勇利有些无奈,轻轻甩了两下手,抖落的水珠迅速沿着水池边缘滑进下水口。


“那你跑什么!你……” 


机器的轰鸣让尤里的声音变得暧昧不明,烘干机吹出的风温吞无力,勇利开始思考,究竟要多久手上的水分才能蒸发。


突然一股力量将他往一旁猛地扯去,烘干机的噪音戛然而止。


很明显,有人并不想让这无意义的思考继续下去。






勇利被俄罗斯老虎困在洗手台边,尾骨因为对方粗鲁的推搡磕在大理石上。他皱起眉头,感觉到突如其来尖锐的疼痛。


“我…… 我不想让你退役。我们才刚刚开始,我是指竞争,你是个很棒的对手,比起维克托……” 比起维克托,我更想战胜的是你啊!想战胜你,想让你的眼里只有我,只注视着我!而不是什么见鬼的秃头老爷爷!


尤里艰难地表达着自己,手上施力紧紧攥住勇利的手腕,仿佛那是濒死者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好痛…… 没想到金发少年的手劲这么大。勇利再次不自觉皱眉的动作,却刺痛了对方。


“维克托说你会在大奖赛结束后退役,我从来不知道我会感受到那样的打击,比输掉比赛,输给维克托,输给你,都令我难受。不,不是难受,更确切的说,是痛苦。那一刹那的痛苦,我从来不曾体会过。你不知道我多么拼命才把你留下来,维克托说只有我拿到金牌,你才不会走。”


尤里的语气似乎很平静,表述也比先前流畅很多,然而微微颤抖的右手和双眸中泄漏出的一丝疯狂却出卖了他。


美丽的祖母绿色瞳孔中隐藏着暴风雨。


“尤里奥…… ” 勇利从未见过这样的尤里,这样直白地将自己展露在他面前的尤里·普利赛提,不同以往的,让他感觉到脆弱。




“是的,” 他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清了清嗓子,“我不会退役,因为你赢了。恭喜!然后,谢谢你。”


被阴霾遮蔽成深绿色的双眸清亮了起来。


“今晚的表演很棒,” 勇利组织着语言,“是一次非常大胆的尝试。”


他笑了起来,棕红色的双眸折射出温和的光芒。他带着赞赏的意味,不着痕迹地再次打量面前的金发少年。


“演出服的上装是参照我的「yuri on ice」那件做的吗?” 勇利注意到了某些细节的设计,和他的深蓝色演出服有异曲同工之妙。


“…… 是,因为时间太紧,就随便找了一件外套参考一下。” 尤里嘟囔着回答。他不想让勇利知道,连服装的颜色都是故意选定的,——在维克托那家伙向他显摆了双人滑的紫色“情侣装”之后。


“那偷偷跑去酒吧呢?也是你临时起意?” 


勇利的目光平静,尤里反而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奥塔别克告诫我不要去,可是我没有理会。” 那一晚他的心情糟糕透了。


他拼尽全力,甚至可以说是超越了自己当时的极限才得以将勇利留下来。可是表演滑的预定却是勇利和维克托的双人滑?!


他自己的表演滑按照丽丽娅的要求,依然延续着“精灵”的路线。可是去他的俄罗斯精灵!天知道他嫉妒得快要发狂,排练时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个碍眼的家伙从勇利身边撕开。


“在西班牙,未满十八周岁是不可以去酒吧的。在我们平安离开巴塞罗那之前,如果闹出什么对你不利的新闻……”


勇利微微皱眉,目光中流露出担忧。


“奥塔别克和那里的人很熟,不会让狗仔跟进去的。” 尤里无所谓的语气,让勇利在整个交谈过程中第一次明显表现出情绪。


“但那依然是违法的!未满十八周岁只能在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的陪同下才能去酒吧!并且要确保在任何情况下你不会受到伤……” 


尤里注视着黑发青年喋喋不休的嘴,心思完全没放在对方说了些什么。








「好想吻上去……」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唔……!” 虽然只是碰触嘴唇,勇利依然被吓了一跳。


“炸猪排…… 你吃醋了?” 尤里轻笑,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对方唇间。


“怎么可能!” 勇利的脸轰地一下红透了,“谁谁谁,谁吃醋了!胡说什么啊尤里奥!”


“做我的监护人吧。” 尤里环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喃。


“我,我拒绝。”  勇利闷闷地回答,对无法推开尤里的自己感到生气。


意料之中的答案并未让尤里纠结。他不在意的笑笑,牵起勇利的右手并与他十指相交。在勇利疑惑又羞涩的注视下,狠狠咬住了对方的无名指。


“嘶……” 勇利吃痛,下意识地想收回右手,却被尤里紧紧扣住。他很快松开牙齿,伸出柔软的舌尖安抚深刻的咬痕,继而再次吻上勇利的唇瓣,轻柔辗转。


“等十八岁时拿到大奖赛的冠军,我想要你成为我的人。”


尤里抬起头坚定地望着勇利,没有丝毫的紧张和犹豫。漂亮的双眸中早已雨过天晴,变回了清澈的祖母绿色。


“好。” 








Fin






勇利:尤……尤里奥,你就没有考虑过我拿冠军的可能性?


尤里:梦话还是等到睡觉的时候再讲吧,现在你只要专心叫就行了(顶入)


勇利:唔啊……!!!




(完)






车?不存在的╮(╯▽╰)╭


大家520快乐哟~!⊂(˃̶͈̀ε ˂̶͈́ ⊂ )






ps:西班牙法律确实是这样规定的,所以…… emmmmm

评论

热度(49)

  1. Cathy八ch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