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YOl尤勇/雙Yuri】領帶

那隻斗笠:

‧腦洞來自p站某張圖
‧ooc專業戶
‧SNS苦手
‧領帶是什麼能吃麼
‧英文真的是我痛處,僅次數理的那種
‧稱呼我真的沒記起來,十分抱歉!
‧時間點是???
※主尤勇,微維勇※
以上都沒問題請再往下滑謝謝




  #假設尤里本身不會打領帶#


  "切!米拉那個老太婆!說什麼要去找男友!"尤里拉扯著領帶走進宴會廳,"領帶到底要怎麼打啊!"


  "Yurio!"勝生勇利剛巧站在離入口不遠處,看到認識的人就過來打個招呼,"嗯?不會打領帶麼?"


  "哈?誰說我不會打的?"尤里不滿的斜瞪,"只是不順手而已!"


  "好好好,我幫你調整,行嗎?"勇利好脾氣的笑笑,將手搭在領帶上,"別動啊,這樣可以嗎?"


  "太緊了!"尤里看到湊近的臉龐,不自在的別過頭。嘖,冷氣是沒開嗎?超熱的啊!


  "那這樣呢?"勇利稍稍後退一步,細細檢視著,"看起來是沒問題了,Yurio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冷氣沒開!"尤里走到長桌旁拿起一杯飲料直接灌下去,別開眼小聲地說:"多謝了啊。"


  "不會,沒什麼。"勇利睜大眼,然後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


  "沒有沒有,只是覺得Yurio果然很可愛呢!"


  "哈?!"


  就站在旁邊的‧披集‧被忽略,默默地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披集的SNS放上的眾多照片裡。
  phichit+chu
    【我的朋友原來是媽媽.jpg】
  ♥8,654 likes


  phichithamster  Best(賢)Mother(母)!



    #Victor的場合#
  
  "啊!好狡猾!我也想要勇利幫我打!"維克托剛從包圍裡掙脫出來,正在尋找自己的小迷弟,就目睹自家的迷弟隱隱有爬牆意思。


  "老頭子你吵什麼吵!"尤里沒好氣的斜睨過去,"剛剛卡次咚是在幫我調整好不好!才不是整個重打!"


  "那我也要勇利幫我調整!⸜(* ॑❤ ॑* )⸝"維克托愛心嘴,將脖子伸到勇利面前。


  "可是維克托你已經打好了……好好好我幫你調整,你別再拉了!"勇利連忙制止教練的賴皮手段:將領帶拉鬆。


  "這到底有什麼好要求的啊。"將領帶打完,勇利無奈的退開檢視,"這樣可以嗎?"


  "嗯!很舒服喔!"維克托為這服務打上好評,"要不要以後的領帶都由你來幫我打?勇、利?"


  "別別別開玩笑了!維克托!"勇利聽到這種富有歧議的話,羞紅了一張臉,雙手揮的飛快,"這種話別亂說啊!會遭人誤會的!"


  "欸?可是我沒在開玩笑啊。"維克托很無辜,他真的沒有亂說話啊,怎麼都用那種"看,有渣男"的眼神盯著他?


  "禿子你閉嘴!"尤里忍不下去,直接將隨手拿的飲料塞到對方手裡,"說這麼多話都不口渴的嗎?喝!"


  "欸欸欸可是我……"


  "喔還嫌少是吧?我這裡還有很多。"


  "勇……"


  "維克托,你是不是餓了?我幫你拿。"


  "不……這真的太……"


  "看,我幫你拿這麼多,放心,一定夠。"


  "……"


  再一次‧披集‧站在旁邊‧大佬‧被忽略,淡定的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披集的SNS放上的眾多照片裡。
  phichit+chu
    【修羅場啊簡直.jpg】
  ♥9,408 likes


  phichithamster  Best(良)Wife(妻)!


  為什麼我的是媽媽,那個老禿子就是太太!尤里憤怒地摔了手機。


  "喔忌妒了嗎?"


  "閉嘴!老太婆!"


  "尤里·普利謝茨基!你的優雅呢!"


  "……"


  "瞪我幹什麼?又不是我害你的。"


  "你的笑容很礙眼。"


  "嘿,生氣了?"


  "閉……"


  "尤里·普利謝茨基!"


  "……"


 


   #多年後的場合#  ※私設:Yuri退役成為Yurio的教練


  "卡次咚去哪裡了?"尤里才剛走進宴會廳,就被一群人包圍住,他好不容易才離開,就看到自家教練正一臉局促的拿著飲料,身邊也被眾多人佔滿,重點是,多數都還是女性。


  "啊!Yurio!"勝生勇利看到自己的選手,就像看到救星一般,整張臉都亮起來了,一雙紅褐色的眼睛閃閃的,很漂亮。


  "卡次咚你還真是……"尤里皺眉,抱著胸思索了一番,最後還是伸出援手,一把拉過教練的領帶,將他硬是扯了出來,"喂,為什麼不等我就先過來?"


  "因為……"勇利搔搔臉,"這是我第一次以教練的身分參加,總覺得有點緊張,很怕會弄砸,就先過來了。"


  "……幫我打領帶。"尤里默默地看著勇利紅了一張臉,將手中拿著的領帶遞過去。


  "喔喔喔,好……"勇利猝不及防的被要求,有點反應不過來,"Yurio真的長高了呢,我都要踮起腳才搆得到。"


  "這樣可以嗎?"尤里稍稍彎低身子,眼睛直盯著垂著眼專心打領帶的教練,腦中胡思亂想著。眼睫毛真的很長啊,東方人的臉真的看不出來年紀,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剛剛臉紅的樣子沒有拍照真是太可惜了。〉


  "Yurio很體貼呢,你的另一半一定很幸福。"勇利打好後撫平上面的皺褶,剛想退一步檢查,就被抓住雙肩,"怎、怎麼了嗎?還是哪裡打不好?"


  "勝生勇利,我的領帶,永遠只有你一個人能碰。"尤里認真的說,雙眼緊盯正眨著眼的,還愣愣地看著自己的人,"所以你的回覆呢?我只接受同意而已。"


  "這根本是強迫推銷吧。"當勇利理解到自己從15歲一路看到現在的後輩話裡的意思,忍不住噗哧一笑,伸手捧住對方的臉頰,"臉真的很燙呢。"


  等等這套路有點不對,卡次咚不是那種超害羞的人嗎!?


  "原本還以為維克托他們是亂說的呢,'Yurio怎麼可能會喜歡我,他不喜歡我這種個性的,不是嗎?'我一直這樣想。"勇利眼裡閃爍著淚光,"所以當我接到你的邀請時,很開心呢,本來還以為就只能在電視上看到你。"


  "卡次咚你……"


  "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一直暗戀你了。"勇利很乾脆的認下,"我跟維克托只是朋友關係而已,我對他一開始就只有崇拜,接下來就是友情而已。戒指的話,原本就只是安定心神用。"


  "所以,你要以領帶為定情物,和我交往嗎?Yuri Plisetsky選手?"


  "……啊,當然了。"尤里笑著將人擁進懷裡,"還是定一輩子的那種。" 


  真的被閃瞎‧披集‧站在一旁的‧大佬‧被忽略,冷靜的拿出手機,喀嚓。


  當天晚上,SNS被披集的一組照片掀起了暴風,狂風驟雨的那種。
  phichit+chu
    【我聞到戀愛的酸臭味.jpg】
    【我居然站錯cp了簡直驚恐.jpg】
    【我們仍未知道他們究竟是何時看對眼的.jpg】
    【那一天,人們想起被塞狗糧的恐懼.jpg】
    【我想靜靜了別問我靜靜是誰自己看.jpg】
  ♥17,1314 likes
 
  phichithamster  CONGRATULATION!!!








我寫到最後崩了我知道【沉著語氣.mp3】我覺得我玩最high的是披集大佬,真的是十分抱歉!(o゚ロ゚)┌┛Σ(ノ´*ω*`)ノ我到最後簡直是在滿足私心【摀臉】如果看得很高興的話就好了,畢竟這是我失眠的腦洞【。】最後,雖然晚了,但還是,新年快樂!

评论

热度(47)

  1. Cathy那隻斗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