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尤勇年差甜饼】《第一次》一发完的小甜饼/尤勇科科/九岁年差

🐷:






来一发甜饼明天开车哦吼吼~



七岁。


他碰见了他,这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温柔的甚至有些傻里傻气,不像他从小就这么强势,对方收养了自己,他以为和这个男人一起过应该也和之前一样会被虐待会被指使做许多事,但是他没有,他给自己买了新衣服,回到家为他收拾床铺,然后做一顿大餐,他每次凝视他,对方那红棕色的瞳眸总会溢满了温柔笑着看自己,他想,


第一次,有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


十三岁。


他打架了,第一次打架,没想到瘦小的身板还蕴藏着这样的力量,虽然还是受了伤,他急匆匆地赶来,火急火燎地查看着他的伤势问这问那,当时他担忧的神情不禁让他笑了出来。


其实他打架不为别的,就因为同学因自己的金发而说自己是个女人,娘娘腔之类的脏话,然后一气之下就和他们打了起来。


他和对方的家长谈判,因为他把对方也伤的很重,但是他是一位律师,他实在是想不到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也会露出尖锐的棱角,当他摘下了眼睛,将黑发向后捋,黑棕色的瞳孔有说不出的意味,似乎只能用雷厉风行来形容,与人谈判的他不慌不乱,口齿清晰,没几句对方就败下阵来,并且连连道歉。


一路上他都没理他,但是回到家以后,他把手放在了他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他的发顶,温柔地笑着:“尤拉奇卡的头发很好看啊,金色那么漂亮。”


第一次,他开始喜欢自己的头发。


十五岁。


他收到了第一封情书,但是他的反应并没有多少激烈,反而十分平淡地当面回绝了对方,因为他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他是同性恋,他并没有觉得什么,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是外国来的孤儿,接受能力强悍的紧,也十分开放,但是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他,那时,那个人二十四岁。


第一次,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十八岁。


高考后,他的确考上了律师专业,他选律师专业主要还是因为某人也是律师,他好胜心强,曾经幻想过在法堂上和他一起辩论的场景,也练习过无数次,在家里也经常损他,可是却总是被他堵的恼羞成怒而说不出话来,所以那时候,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第一次,他有了真正的目标。


十九岁。


他的口辩能力强悍了许多,和某人辩论时有时候会堵的对方说不出话,这让他有很大的成就感,但同时,对他的爱意也越来越强烈,他打算找个时间告白。


可是他又有些瑟缩,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明白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怕伤害到他,他打算在圣诞节的时候告白。


第一次,他感到紧张。


————————————————


尤里失败了,这个十九岁的孩子现在心情并不是很美丽,圣诞节飘了雪,勇利却和他的朋友出去聚餐,把自己一人丢在家里。


其实勇利也有问尤里去不去的,但是尤里却很要强的拒绝了。


他现在无比懊恼,这个计划可能要破灭了,要改时间再说了。


他刚洗好澡,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有人用钥匙开门,但是开了好久开不开,就开始敲门。


“尤拉奇卡——你睡了吗?”对方的声音有些拖沓,带着浓浓的鼻音,尤里第一想到的是,这该死的喝酒了。


尤里开了门,果真不出所料,勇利的一副醉醺醺的模样令尤里无奈地扶了额。


“怎么又喝酒了。”接住勇利倾倒下来的身子,尤里无奈地把他扶到房间里,使其靠坐在沙发上。


“我有带礼物哦!”勇利笑的憨憨的,抬起手,亮出了他为十九岁见习律师买的礼物,这一举动却幼稚地像个十三岁的小孩。


“是是,你给我放在桌上,我给你放洗澡水,呆在那里别动。”尤里生怕勇利醉的不行,一动就磕磕碰碰的,便如此交代。


“尤里奥关心我啦!”然而勇利却挥舞着小手,开心地说着。


那双小手在下一秒被一双宽大却又纤细的手握住,情不自禁地和对方十指紧扣,尤里垂下了眼眸,对方掌心的温暖使他贪恋,尝到了一丁点甜头使他满足,他蹲下来,摸着勇利白白嫩嫩的小脸:“走,洗澡去。”


然而勇利却一下反握住尤里的手,嘟囔着:“时间真快讷,尤拉奇卡转眼间就比我高了,手也比我大了。”


尤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把打横抱起勇利:“是——是,还比你有出息了。”


接下来,尤里娴熟地卸下了勇利的衣裤,把勇利白弱的身子轻轻放进浴缸里,一切都不要太熟练,由此可见尤里做这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然而醉酒的勇利是最难搞的,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浴缸里哗啦哗啦地拨着水,弄湿了尤里一身,尤里开始严重怀疑到底谁是被领养的那一方。


不过好在尤里在体型和力气上占据了优势,三两下制服某人后拿起毛巾开始擦洗身子……



煎熬的洗澡时光便就这样度过了,当尤里将已经擦干身子的勇利扶起来站在一边时,突然想起来没有拿换洗衣服,正要打声招呼某人就立刻粘上来。


尤里把视线转向那两条勾着自己腰的
细长的腿,还有勾住自己脖子的玉臂,满脸黑线,一下抓住他光滑的小臂,结果还没把人扯下来尤里就突然顿住了。


勇利疑惑地把下巴搁在尤里肩上,恰巧呼吸全都喷洒在尤里耳边。


上帝!


尤里黑着脸一把扯下勇利,力度之大让勇利倒吸一口冷气,但在听见勇利的冷气时他的力度明显克制了许多,但是依旧粗暴地直接把勇利抗在肩膀上,走出浴室来到房间一把将他摔在床上。


“唔——”勇利在软软的床上还小幅度地弹了一下,他疑惑地望向尤里,不明白尤里突然的“暴行”。


然后尤里就拿出了内衣裤,动作利索地为他床上,由于刚才尤里的表现,勇利就算醉酒也还是很识趣地没有捣乱,任由他为自己穿好衣服。


然后尤里就把被子往他身上一蒙:“给我睡觉。”


“尤拉奇卡——”勇利从被子中探出小手,抓住了尤里的手,然后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不生气了~”


尤里叹了口气,蹲下来,回握住勇利的手:“我没有生气。”他总不能说对一个醉酒的人有感觉了吧?


“那你——”


“勇利,我有话和你说。”


“诶?”对方水汪汪灵动的红棕色瞳眸显的那样澄澈。


“我喜欢你。”


这是尤里最淡定的一句话,但在说完之后那双颊上浮现的红晕暴露了他的内心世界。


“嗯嗯,我也喜欢尤拉奇卡~”勇利傻愣愣地笑着,回了这样一句白痴的话。


“我不是说这个喜欢。”尤里却反倒心平气和地给予否定的回答。


“那你说哪个喜欢?”勇利似乎有些清醒了,却还在半醉半醒的状态。


“我说的喜欢是。”


金发青年在一瞬间,大手抚上了黑发男人的后脑,将对方的脑袋往前轻轻推动,使对方的唇瓣恰到好处地贴上了自己的唇瓣。


那是他第一次吻他,十九岁以前尤里幻想过无数次勇利的嘴唇吻起来是怎样的,想着想着就起了感觉,他还因这事骂过自己龌龊,但是当真的碰到他的唇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幻象都没有真实美好。


勇利的唇太软,有种软绵绵轻飘飘的感觉,还有一股薄荷唇膏的清香,对方软绵绵的吐息撒在自己的鼻尖下方的部位,痒痒的,却反而带着他不该有的儿童甜美的糖果气息。


“唔……是这个喜欢啊……”勇利被这一吻吻了个清醒,理智线开始慢慢回归,声音也逐渐澄澈起来。


“嗯。”尤里现在非常的紧张,等待答案的过程太煎熬。


“真巧。”勇利的双手捧着尤里白净的脸颊,


“上帝给了我们一个一模一样的答案。”


闻言,尤里先是愣了好半天,反应过来之后欣喜若狂,冰绿色的瞳眸一瞬间溢满了欢喜,他看见勇利凑近自己,用唇在自己额头上印下了一吻。


第一次,他的初吻给了他最爱的人。



他因为他有了许多第一次,他因为他,人生也完整了。




——————————end————


评论

热度(64)

  1. Cathy李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