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维勇】Long live the love

爱无性别,只要遇到了对的人即使前路再崎岖也会一直走下去

夜烬:

最近沉迷鸡汤,大家多多谅解。


今天这篇写的早,晚上更时光。


我觉得最近的鸡汤故事都可以组成一个系列了2333,我想把这个系列叫做凡人歌,你们觉得怎么样?


【维勇】The longest night


【维勇】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维勇】当你老了


本期BGM:ENE-パズル


【维勇】Long live the Love


他们站在乌托邦胜生的门前,手牵着手,勇利感觉自己的手掌被包裹在黏腻温热的汗水中。手掌上的皮肤很薄,骨节的颤抖清晰地透过交错的手,一下下摇晃着他的心。


可是那只手依旧攥得很紧,甚至让他的手微微地变形而泛红。


他很想用另一只手覆在他爱人的手背上,驱散那些不安和恐惧,抬起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甚至没办法抬起手来。


他听到细小的刺响,那是维克托在用他宝贝得不得了的那双棕色皮鞋在磨蹭着门口的石板。平时好好上油定期保养,不到重要场合都舍不得穿的皮鞋,却被主人毫不怜惜地折磨着。算了吧,现在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管皮鞋的事情?


他们在门口傻站了五分钟,对着两人熟悉无比的纸门,谁也没有勇气伸手去拉开。


满院的沉默中隐约有海浪的歌声传来。


他们听见风从矮矮的院墙上跑过,调皮地给了院子里的樱花树一个拥抱,离开的时候,扑簌簌吹起来一场小小的樱花雨,几瓣柔软落在了勇利和维克托的头发上。


屋檐上的风铃欢快地叫唤起来,下一秒,那扇他们因着不安而不敢触碰的纸门,被人轻轻地从里面拉开。


先前被挡在门外的,大片大片的阳光冲刷着大厅的地面,让通向客厅的那条小道闪闪发亮,也让站在门里的两个人被柔和的光芒笼罩。


宽子和利夫噙着笑,相互搀扶着站在那里,朝他们伸出手。


“啊啦,勇利和维酱为什么不进来呢?”


 


“爸爸,妈妈,我……”勇利僵直着身子,感觉自己的背脊冻结,哪怕是一根手指也能将它戳碎。直到把自己的嘴唇咬得泛了白,才好不容易憋出了几个零星的字,却突然之间被宽子打断。


“勇利的头上掉了花瓣哦,可是妈妈我已经够不着了啊,所以勇利能不能坐下来让妈妈帮你拿掉呢?”被宽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乱了满心凌乱的词句,勇利带着呆滞的表情坐了下来,宽子的手指轻轻点在发顶,将几点粉色拨落。


然后那温热的,有点肉肉的手抚摸着勇利的头。


“从勇利十三岁离开家开始,好像就没这么做过了呢。”宽子的语气就让勇利回忆起每一次回家吃完炸猪排饭后的那一碗味增汤,没有什么特别的食材,没有浓重的味道,却热腾腾的冒着蒸汽,氤氲着让他眼前一片模糊。“离开家的时候,勇利才跟我的肩膀一样高呢,可是回来的时候我都已经摸不到勇利的头顶了。”


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的脑袋抵在宽子柔软的腹部——那是他生命开始的地方,他还知道因为是难产,宽子最后不得不选择了剖腹,那里还留着一道浅浅的疤痕。宽子说话的时候,那轻轻的震动传来,撼动他的泪腺。“我和你爸爸知道你们是来说什么的哟,你姐姐提前跟我们提起过了。”


“我们都不是那种特别会说话的人,也很怕说出来的话不能把我们的心意准确地传达给你们,所以我们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写在了信里,你和维酱都有哦。我写的是给你的,你爸爸写的是给维酱的。”


这么说着,一旁的利夫将两个信封递给了站在一旁,红了眼眶的维克托。


难以控制的泪水渗过宽子薄薄的衣料。


“勇利啊,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感性,很容易就会掉下泪水。”


“可是呢妈妈觉得呀,勇利才不是别人说的玻璃心呢,勇利只是比别人的心更柔软罢了,其实在遇到难关的时候,比谁都要强大。”


他抬起头,看到宽子一如往昔地笑着,眼角却被泪花打湿的脸庞。


“我和你爸爸先出去了,留点空间给你们两个人,看看信吧。”利夫牵起了宽子的手向门外走去,勇利凝望着他们的背影,那脚步,不知不觉就变得蹒跚。


 


维克托学着利夫的样子握住了勇利的手,这一回他的手不再是紧紧攥着,而是贴合着勇利的手掌,像两个彼此契合的灵魂不留缝隙地镶嵌在一起。


他的另一只手拿着手帕,仔细地擦拭着勇利淌了满脸的眼泪。然后在勇利因为哭泣而滚烫的额头,烙上一个樱花般柔软的亲吻。


“我们来看看爸爸妈妈的信吧。”


“……嗯。”


 


我最骄傲的儿子勇利:


我和利夫争了好半天,都想给维酱写信,但是你爸爸说他有一定要嘱托维酱的事情,所以我和爸爸想对你说的话,就由我来说吧。


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谈过心了,或者说我们可能一直就没有好好地跟你谈过心,这不是因为我们不爱你——我和你爸爸,你知道的,我们都不是那种擅长说话的人,想要安慰你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只会转身去厨房给你做饭。


我和爸爸呀,一直觉得很放心不下你。真利总埋怨我们不在意她,只喜欢你,真的不是这样的。因为你不在我们身边,如果感冒了,被教练骂了,不开心了……我们都看不见。你从小就是个不擅长表达,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憋在心里的孩子,每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老是说“我很好啊”,“训练和比赛很顺利”这样的话,可是声音却很寂寞。你都不知道,每一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我都恨不得一直在东京陪你,想让你身边有家人的陪伴。我听真利说有个加拿大的选手,父母都是花滑的奥运会冠军,也是他的教练,听到的时候我就想,我和利夫怎么这么没用,没有办法在你最爱的花滑上给你任何的帮助,只能在背后注视着你。


在维酱来之前,你刚刚经历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低潮期,你刚回来的时候我和利夫都不敢在你在的时候开电视,生怕那些不好的言论伤害到你。我们帮不上忙,但是至少要让你在家里的时候,能够短暂地忘记烦恼,沉浸在温暖里。我用了很多方法改善了炸猪排饭的配方,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出来,但是看到你吃得开心,我就觉得非常满足了,那是我作为一个母亲能做到的最幸福的事。


后来你在维酱的帮助下重拾信心,站到了领奖台上,我和利夫都在家里看着比赛,看到你亲吻你的奖牌,西郡他们看着这一幕满怀欣悦地笑了,可是我和利夫,我们哭了,我们知道这是你应得的,因为别人看到的是你站在聚光灯下闪耀的时刻,我们却无比心疼你为了胜利所付出和牺牲的一切。


我们想让你知道,不管你获得怎样的成绩,是拿到奖牌还是遗憾退场,你都是我们胜生家,我和利夫最骄傲的儿子,你有一颗比谁都要柔软,又比谁都要强大的心。


 


真利这段时间旁敲侧击地问我们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她大概是当我们真的老眼昏花到看不出你和维酱之间的那点事了吧。在中国大赛的时候他把你扑在冰面上接吻,我和利夫心里面就有种微妙的感觉——毕竟你是我们最重要的儿子,一直注视着你的我们怎么会看不出那些逐渐发生的变化呢?


勇利你知道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当你看向维酱的时候,眼睛就会不自觉地变亮。


可是我和你爸爸都没有跟你说,也从内心不希望自己的猜想是真的——我们五十多年一直生活在长谷津,我们甚至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一对同性恋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听说过太多关于同性恋的新闻和传言,没有什么好话,他们总是把同性恋跟一些非常糟糕的词句联系在一起,这些观念在我们的脑海里已经呆了这么久了,说真的,一时之间要我们去接受,真的太难了,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个同性恋?


你们很有可能不会被世人认同,被抨击,不会有孩子,感情没有婚姻的保证……我和你爸爸这辈子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你受到伤害。


后来我和你爸爸看到了你和维酱在GPF的双人滑。


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着你们注视着彼此的眼神,那个眼神我们都很熟悉——就像是三十年前,我们还年轻彼此凝望的那种眼神,爱情和幸福的火焰倒映在彼此的眼底。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彼此要相伴终生的那个人。


我们却在你们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眼神。


那天晚上我和利夫怎么样都睡不着。你爸爸平时一吃完饭就开始犯困,一上床就睡得跟死猪一样,居然都没睡着,睁着眼睛看着我,你知道他平时是那种处变不惊的人,那天晚上他的语气却是罕见的纠结和复杂。


“宽子,你说勇利他怎么会喜欢上维酱呢?他们两个男人有可能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他们怎么会走得下去呢?就算他们能走下去,他们又要怎么生活,他们总有一天会退役的。维酱还是个俄罗斯人,他们以后又要怎么自处?”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把现实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举了个遍,把我们两个的心都拉进了深渊。


后来我是怎么跟他说的?


“可是阿娜答,如果我们真的不同意,勇利他也会受伤吧。如果三十年前的我们也被家长……”


“可是他们不一样啊!他们两个男人……不管怎么说,长痛不如短痛,我们总是为他好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过了半晌才很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能走下去呢?”


这回换你爸爸说不出话来了。


后来我们立下了一个约定——我们会把选择全交给你,相信你的选择。


维酱是怎么样对待你,我和你爸爸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身上有着无数的光环,面对你的时候却是个普普通通的傻小子,完全看不出傲气。而且他陪伴你实现了你一直以来的梦想,让你的灵魂变得坚强无畏,我和你爸爸内心其实非常、非常感谢他,一年,两年,三年,我们终于感觉到,你们两个人的话,一定能走到最后,所以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等待你们愿意来向我们坦诚的那一天,我们一定能够笑着祝福。


如果以后遇到了别人的诋毁中伤,你要记得爸爸妈妈永远在你背后支持着你。


勇利,妈妈想要告诉你。


你和你的爱人都有着美好的灵魂。爸爸妈妈不在乎你喜欢的人是男性或者女性,如果你们的灵魂彼此交融,彼此照亮,那就是爱情最真实的样子。


爸爸妈妈只希望你幸福。


                         最爱你的爸爸妈妈:胜生利夫,胜生宽子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还是叫你维酱吧,你的名字实在是太长了。


这段时间真利一直在试探我们的想法,其实我和他妈妈早就做好准备了,如果你和勇利一起回来的话,我和宽子会祝福你们。


我和宽子不一样。她是个女人,想问题总是从感性出发,但是将来会面对的问题不是只靠感性啊爱情啊就能解决,所以我跟她说,给你的信我一定要亲自写,在这里先为我接下来可能不大好的语气向你致歉。


首先作为一个俄罗斯人,你们自己的现状我应该不需要多说。在意识到你和勇利之间的感情之后我就开始查起了关于同性恋的资料——我们两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对此实在是毫无概念,甚至因为一直以来的观念对同性恋抱有相当大的抵触。如果不选择跟勇利在一起,你永远都会是俄罗斯的英雄,可是如果你们在一起了,你们甚至没有办法牵着手行走在你故乡的街道上,会被人唾弃,被排斥,更可怕的是他们有可能会迫害勇利。我能否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的儿子不被伤害?如果没有,你们还是趁早分开的好。


其次,我不认为勇利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如果要说,我觉得他更像是双性恋,你也一样。你和勇利在一起不会有法律意义上的婚姻保障,也不会有孩子这样剪不断的羁绊。一时迸发的爱情可能会变成长流的细水,也有可能只是转瞬即逝的烟火。如果没有足够的决心,你们还是趁早分开的好。


最后,勇利是个习惯了把事情藏在心里的孩子,又很容易不安和彷徨,我和他妈妈也不能做到完全知晓他的想法,只能更多地去包容他。而你,天之骄子,耀眼的存在,你是否能够完全理解他呢?如果不能,你又是否能做到像他的父母一样包容他呢?如果不能,你们还是趁早分开的好。


但是我并不希望你的回答是否定的。勇利是个固执的孩子,从十三岁不顾我的担忧独自前往东京训练,坚持花滑就已经过了十年了,而现在他执着的对象,还有你。你决定了他接下来的十年,甚至是接下来的半辈子,能否平安喜乐地度过。


所以作为一个逐渐苍老的父亲,我希望你能够陪勇利一直走下去,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你是他爱的人。


如果你愿意一辈子对勇利好,我们胜生家的大门会随时对你敞开。但是一旦你做出任何对不起勇利的事情,伤害到了他,我、他妈妈、真利,我们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记住了。


不要因此而生气,毕竟你要知道,你正在从我们的手中接过我们最心爱的儿子,不管我的语气多么慎重与不善,你都只能照单全收。


不管怎么样,我和宽子衷心地希望,你和勇利能够长长久久,就像我和他妈妈一样。


如果外面待不下去了,就回来这里,在乌托邦旁边我们给你和勇利买了一个小院子,我和宽子在院子里面种了一棵新的樱花树,大概你们回来的时候就会开花了。钥匙就在信封里,你们看完信就自己去旁边看看吧,喜欢的话,就多回来住。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和宽子都愿意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只要你能让勇利幸福。


                         你未来的爸爸妈妈:胜生利夫,胜生宽子


 


他们从信纸中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撞进对方被泪水模糊的眼中。


虽然已经被泪水狼狈了脸颊,唇角勾起的弧度,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放下。


维克托把眼前的爱人搂进了怀里。


“勇利,你有,不,我们何其有幸,遇到了这么好的父母。”


怀里的人攥着他西装的衣摆,毫无保留,尽情地地哭泣着。


“利夫爸爸说,如果我不能对你好,那就趁早和你分开。我可以说一百遍‘我会永远对你这么好’,可是在他们这么深沉的爱面前,言语实在是太过苍白无力了。”


“所以你愿意跟我一起,用未来的时光来向他们证明吗?”


他感觉到怀中传来的震动,一下又一下,停不下来,应和着胸腔里那颗心脏永不停息的,跳动的节拍。


 


他们手牵着手走出乌托邦的大门,右手金色的指环在阳光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隔壁的院落里,有樱花被微风卷出了院墙,落在爱人的心上。


长街的尽头,宽子和利夫依偎着的背影缩成了两个,不,一个小小的黑点。


“Long live the love.”勇利突然喃喃出了这样的语句,情不自禁地将唇贴在爱人的唇上,如同蜻蜓点水一样轻盈。


唇瓣分开的一刻,红玉和蓝宝交相辉映,那是爱人的眸光。


“Long live the love.”


这一回,维克托毫不犹豫地吻上了眼前的青年,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与温度,透过睁开的眼睛,让灵魂缠绵。
相濡以沫,不过如此。


长谷津的海浪唱着歌,那歌声和爱一样,永不停息。


漫长的作者碎碎念:这一次要先艾特一个人。


 @E.D.Hooper 看到了这个太太的It flows like a river,忍不住开始思考起同性恋之间的种种难关。很触动,也很真实,那种难以摆脱的现实的悲伤感弥漫在字里行间,但是希望永存。


感谢你写出这样一篇动人的文章。


我认识的朋友里有同,我的评论区里面有小天使讲述过自己的经历,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传达的东西,你们收到了吗?


我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对他们有更多的理解,更多的包容,就像我昨天写的,每一个平凡而永不言弃的灵魂,都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对,比如维勇。


爸爸妈妈的信不知道有没有体现出两个人的差异呢?我写的时候自己都不争气地流眼泪了。


我不是同,但我支持真爱与性别无关,并且对那些反同的声音感到难受而无奈。我问过我的父母对同性恋的看法,恶心,病态,远离,这样的词语让我在深夜流出了泪水。我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受过良好教育,观念开明,但是对于同性恋,他们的看法却和许多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希望透过这篇文章去表达,真正的爱情值得被尊重和接受,就像宽子和利夫所做的那样。


Long live the Love,真爱万岁。


这里的爱包括爱情,也包括亲人之间的,无私奉献的爱。


最后想要告诉大家。


我相信对这个世界的阴暗的角落永远怀有焦虑和担忧,阳光才会照进来。


爱生活,爱维勇,爱你们。

评论

热度(229)

  1. Cathy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
    爱无性别,只要遇到了对的人即使前路再崎岖也会一直走下去
  2. 蕉仔~全職葉黃狂熱中❤拖延症晚期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