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Her

【童话paro】公主与女巫(维勇,微奥尤,内含长发公主&冰雪奇缘梗)

夜烬:

作者最近童话paro上瘾上一篇童话请走:【维勇】猎人与狐狸


作者最喜欢放糖了!


王国极北之地的冰原上耸立着一座高塔,高塔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能通向外界。


传说里面有一位美丽的公主被巫婆关押在了里面,公主有着银白如月光倾泻的长发,比冬日天空更蔚蓝的双眼,和任何花朵也无法比拟的美貌。无数的勇士尝试过去营救她,最后却葬身在茫茫的冰原上。


公主名为“维多利亚”,却并未保佑她的勇士们走向成功。


直到有一天,呼啸的北风叩开了高塔的门——事实上,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粗鲁地将高塔的墙踹塌了一角。


“公主在哪里?我要将她带回去!”少年的语气带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一同前来的冷面男子沉默不语,跟在他的身后。


并没有回音。


名为尤里的金发少年和名为奥塔别克的黑发青年迈进了这座冰雕艺术品般的高塔,明明高塔外寒风凛冽,连外墙都覆上一层冻结的冰面,高塔内却温暖如春,楼梯拐角的琉璃花瓶里甚至还盛放着一束带着露珠的百合。


……完全不像是囚笼啊。


顺着精美的雕花栏杆拾级而上,二楼的某个角落忽然传来一阵浓郁的食物香气。尤里与奥塔都经历了长途跋涉,正是饿的时候,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似乎是听到了响动,黑色长发的年轻人围着一条粉色蕾丝的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那头及腰的长发如锦缎一般柔顺润泽,最特别的是,有一双与常人不同的尖耳朵。


“你就是公主?”尤里皱着眉头,有些嫌弃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品味真不怎么样……”


“尤里,太失礼了。”木着脸的奥塔别克终于开口了一下。


粉色围裙的青年似乎被尤里的话激了一下,白皙的脸瞬间涨成了苹果似的通红。“啊,并不是的!我是男人啊。这里没有其他围裙了……”稍稍过眉的刘海下,深红棕色的眸子被低垂的纤长睫毛微微遮掩,但还是可以看出红玉一般的莹润。


尤里少年撇开了眼,双颊染上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你是谁,公主又在哪里呢?”奥塔别克没有忘记来这里的正事,礼貌地问了一句。


“我叫勇利,公主在楼上睡觉呢,等到饭点自然就会下来了,两位远道而来,不妨先在这里用个午饭吧。”黑发青年勇利给了两人一个温婉的笑容,稍稍鞠了个躬,便转身回到了厨房。


对这么温柔的人,感觉根本发不了脾气,也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啊。


对视的尤里和奥塔同时想到。


他们在这座高塔里面漫无目的地转悠着,更加确定了这里根本不是一个囚笼,而是一处温暖港湾。石墙的内侧上爬满了绿意盎然的藤蔓,各种角落里也藏着各色小花营造出的小惊喜,壁纸是温馨的米黄色,墙上挂着些暖色调的画,其中有许多都是以黑发青年的肖像画。壁炉里的木柴噼里啪啦地燃烧着,摇曳着暖红的火光。房间里云朵一样软和的布艺沙发和床铺,帐帘像清晨雾气一般轻柔垂下。塔内的各处打扫得十分干净,没有半点尘埃蛛网,整洁干净。楼梯口的百合在每一间房间都能找到踪影,让塔内萦绕着百合的馥郁香气。


美好得像一个名叫“家”的梦境。


突然,清脆的铃声在高塔四处响起。


“吃饭咯~”是勇利的声音,尤里与奥塔听到呼唤,几步跑向了饭厅。


“啊~勇利,今天煮了什么呢?”挑起的尾音带着波斯猫一般的慵懒,银发蓝眸的男子从塔顶的房间缓缓走下。确实有着银白如月光倾泻的长发,比冬日天空更蔚蓝的双眼,和任何花朵也无法比拟的美貌。


然而他是个男的啊!


平时习惯板着脸的奥塔只是嘴角抽搐了,而容易炸毛的尤里更是一霎就爆发了。


“哈,说好的公主呢!为毛是个男的啊!”


“哦~勇利,今天有客人啊,这种时候可以提前叫醒我啊。”高挑的男子走到了勇利身边,与他缠绵地交换了一个吻。


勇利害羞地闭上了眼睛,蝶翼似的睫毛扑闪着。“没有关系的,维克托不在我一个人也能先招呼着呀。冬天躺在被窝里才舒服呢。今天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炸猪扒饭哟~”


看似乖张实则纯情的尤里少年已经呆滞得说不出话来了。


奥塔别克仍然淡定地开口问道:“所以说这里没有公主,也没有女巫咯?”


“怎么没有?”银发男子维克托笑着眯起了眼睛。“公主是我,女巫是勇利哟~。”


“还有,”维克托伸出手来,不顾尤里几乎算得上凶狠的表情,揉乱了他的一头金发。“尤里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不要揉我的头发啦!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谁会知道你是谁啊?”少年灵巧地转身闪过了维克托恶作剧的手。


“真伤心啊~”维克托状似悲伤地扶了扶额,“尤里连自己的大哥都不认识吗?”


“维克托……你是那个传说中一出生就带有魔力的王子?!我的大哥?”毫不客气地说,尤里的嘴巴张大得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就连一旁的奥塔也难以维持镇定, 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个故事可能有点长哦~不如坐下来一边吃一边听吧,来尝尝勇利的手艺。”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跟尤里奥塔一起坐到桌前。


手心相触的瞬间,尤里敢打包票,那个清秀的东方男人一定脸红了!


 


在极北的国度里,有一个挟着冰雪降生的小王子。


他出生的那一天,是这个国度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之时,随着婴儿嘹亮的啼哭,连窗外的风雪都大了几分。


小王子三岁时,被自己的父母隔离了起来。


他开心时,能从他的掌心召唤出雪花陪他玩耍,而他生气时,甚至整个房间都会被冻结。国王和王后惊讶于他异于常人的魔力,不敢让他轻易与外界接触。


十二岁那年,小王子终于无法忍受这无休止的禁锢,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可是他仍然没有朋友。


魔法使他与众不同,也让旁人不敢接近。


一个人的旅途很长很长,一直走到了太阳升起的国度。


小王子因为长途跋涉而劳累不堪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来。当小王子醒来时,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黑色长发的少年正在煮饭,听到他醒来的声音,冲他回眸一笑。


“饿了很久了吗?先吃饭吧。”


他吃了十二年的皇室佳肴,却比不过眼前简简单单的家常便饭,带着人间袅袅的烟火气,还伴着少年清浅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冰蓝色的眼眸熠熠生辉。


“我叫胜生勇利。”名叫勇利的少年羞红了耳朵,这是他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勇利是人与精灵的后代,尖尖的耳朵让他在人类世界备受排挤,最终他回到了母亲居住的森林,一个人生活。


“一直一直,都没有朋友呢。”少年红玉般的眸子黯淡了下来,连尖尖的耳朵也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


“我也是。”银发蓝眸的小王子第一次遇到了一个跟自己如此相像的人,他也能感受到那种同样的落寞与悲伤。


“所以从今往后,我来陪着你吧,这样你也可以一直陪着我。”小王子得意地想出了解决的办法,在勇利的惊叹声中,他在烧着炭炉的小屋里变出了一朵晶莹的百合花,冰雪做的,插在勇利乌黑的鬓边。


他们一起生活,一起玩耍,一起看花开花落,日升月沉。


然后他们相爱。


“我想带你回我的故乡。”名叫维克托的王子对他的爱人说。


“有你的地方,天涯海角,总能建起一个家。”勇利给了他年轻英俊的爱人一个拥抱,他将头靠在维克托的胸膛,轻柔地回应。


在那之后,王国极北之地的冰原上耸立起一座高塔,高塔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能通向外界。


他们把爱与春天锁在了自己的家里。


 


 


“所以故事就是这样啊~”维克托一边啃着碗里的炸猪排一边笑道。勇利则静默地回望着他,脸上的笑意柔和得仿佛三月的春风,尖尖的耳朵染上了一丝红意。


奥塔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动,沉迷于炸猪扒饭的尤里却搞不清气氛,不解风情地问道:“那为什么会有巫婆和公主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传说啊?”


“我们的冰塔刚建起来的时候总有些好奇心重的人闯进来,勇利又那么好客,每次有人来忙着招待就会把我忘掉啦!”


“所以我就把他们吓跑了,还在镇子里留下了这个故事,这样就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我们了~”维克托冰蓝的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笑意。尤里和奥塔则是一脸黑线。


真是个醋桶!尤里腹诽道。


“勇利你就不怕被这个大腹黑锁在塔里永远出不去吗?”尤里看着维克托的表情就不爽,也想恶整他一把。


“我们在遇见彼此之前都是孤独的,残缺的,在遇到彼此的那一刻才变得完整。他想要把我锁起来,我又何尝不想呢?”说这话时,尤里看见勇利暗红色的眸子里,那跟维克托如出一辙的笑意。


尤里深感挫败,却觉得这样的生活,大概就叫幸福吧。


他看向奥塔,那双黑曜石般的眼里满是他的倒影。


他笑了,牵起奥塔的手离开。


奥塔别克的脸上露出了冰山消融般的温暖笑意。


风雪中尤里回头,看到维克托与勇利依偎的身影,与冰塔一起渐渐成为一个模糊的白点。


 


故事里的女巫禁锢了公主,现实却是公主禁锢了女巫。


这又有什么要紧呢?


他们共同中了名叫爱的魔法,并被彼此禁锢。


遇见彼此,是生命中最幸运也最幸福的事。


 @Crystalia 甜甜的童话来了~


考试大魔王来了作者要被虐哭了,灯夜乐游春估计会等考试压力轻一点的时候恢复连载,期间不定时更新短篇~喜欢这个新白渣作者的就留个言呗,告诉我你们想看什么梗~不然我会很撒鼻息的哟~

评论

热度(297)

  1. Cathy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